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風水小宗師 > 第八百八十章 鬼切童子
    “好厲害,你們說這次安培大神官會召喚出哪一個式神,我聽說安培大神官手上,可是有不少的強力式神呢!”

    “我猜應該是八岐大蛇,這可是安培大勝關最強力的式神,但是聽說召喚八岐大蛇的代價十分的大,可能安培大神官應該不會這么做!”

    “如果不是八岐大蛇的話,那我猜可能是鬼切童子,這也是相當強力的式神了,雖然比不上八岐大蛇,但也足夠厲害,我想如果召喚鬼切童子的話,應該能夠戰勝那個華夏人!”

    ……

    那些明治神宮的神官們,看著正在逐漸成形的黑色漩渦,一個個,眼中都浮現出狂熱的氣息,因為他們都能夠察覺得出來,今天安培大神官即將召喚出來的,必定會是一個極為厲害的式神。

    沈恪看著安培大神官,臉上的神色依舊平靜,他剛才已經確定了,霓虹國運所在的點,應該就在明治神宮后方的富士山上,只要前往富士山,然后想辦法將霓虹的國運破壞掉,未來數十年之內,霓虹的國運都會不斷的衰落,到最后,就將再也無法威脅到華夏,甚至只能夠變成華夏的附庸,對華夏再也不會有任何的威脅。

    不過在前往富士山之前,沈恪還要先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將安培大神官擊敗,剛才明治神宮后方傳來的陰煞之氣,就是明治神宮通過某種特殊的陣法,從富士山那里借到的,也正是這股陰煞之氣,才讓沈恪確定了自己要去的地方,究竟是哪里?

    轟!

    那股纏繞在一起的陰煞之氣突然爆開,化成一股漣漪不斷朝著四周擴散出去,所到之處,明治神宮的那些神官們紛紛都調動天地元氣進行抵擋,如果讓這些陰煞之氣進入到體內的話,輕則會倒霉,重則會大病一場。

    看著陰煞之氣朝著站在身后的穆珊珊掃蕩過去,那些神官們也都低呼起來。

    “那個華夏美女這次完了,如果被陰煞之氣侵入體內的話,肯定會大病一場的,真是可惜了!”

    “誰讓她是哪個華夏術士帶來的呢!如果是我們霓虹人的話,我是很愿意幫她抵擋這股陰煞之氣的!”

    “你們沒發現那個華夏術士好像非常淡定的樣子嗎?我覺得這個華夏美女身上,或許有法器能夠擋住陰煞之氣!”

    ……

    就在這些霓虹的神官們低聲議論的時候,那股陰煞之氣已經沖到了穆珊珊的身邊,只見穆珊珊脖子上掛著的雷擊木吊墜上突然綻放出一道耀眼的青色光芒。

    緊接著,那股陰煞之氣立刻從中間分開,仿佛根本不敢觸碰這團青色光芒似的,直接從兩邊溜走,簡直像是在躲著穆珊珊走一樣。

    穆珊珊知道這是沈恪讓自己來之前帶在身上的那個吊墜起了效果,否則的話,今天說不定真會倒霉,甚至是病上一場,所以,她想到這里,不由深深的看了眼沈恪,俏臉上浮現出感激的神色。

    “這是什么法器,你們看出來沒有,那個華夏美女脖子上的吊墜,居然讓陰煞之氣避讓,這是真的嗎?我之前可從未見過這樣的場面??!太強了!”

    “那個法器好像天生就能夠克制陰煞之氣,但是,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它居然就這么放在一個普通人的身上,那你們想想,那個華夏小子身上的法器,該有多么厲害?”

    “我是不是早就說過那個華夏美女身上肯定有法器,你們看,這次是不是又被我猜對了?”

    ……

    明治神宮的神官們看見了這一幕之后,也都驚呼起來,他們誰都沒想到穆珊珊身上的法器居然如此的厲害,能夠讓陰煞之氣幻化成的洪水都朝兩邊分開,根本不敢與她進行接觸。

    安培大神官也愣了一下,剛才的陰煞之氣朝四周滌蕩而出,就是他刻意為之,只要沈恪分心的話,他就可以趁機對沈恪下手,雖然手段有些見不得光,不過霓虹這邊向來講究一個成王敗寇,所以就算他用偷襲擊敗了沈恪,都不會有人說他什么,更何況,能夠站在這里的人,都是明治神宮的神官,他們自然更不可能出去說。

    但是沈恪卻根本不為所動,就好像是篤定這股陰煞之氣根本無法傷到穆珊珊一般,而且最后的事實也的確如此,陰煞之氣在穆珊珊的面前,半點作用都沒有起到,哪就更不要說是借著這個機會影響到沈恪了。

    陰煞之氣散去之后,手持長刀的鬼切童子也出現在沈恪的視線之中,這個鬼切童子看起來如同一個得了佝僂病的小孩,但是手中卻舉著一柄比他的身高還要更長的長刀,看起來整個人都不協調到極點。

    鬼切童子的眼中,閃爍著猩紅色的光芒,看向沈恪的目光之中,充滿了猙獰的神色,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頭尚未進行過開化的野獸,十分的危險。

    “華夏小子,我的鬼切童子可不是那么好對付的,我勸你現在最好就認輸,否則的話,等會你就算想認輸,在鬼切童子的快刀之下,也未必會有這樣的機會了!”安培大神官看了眼沈恪,然后沉聲對他勸說了一句,聽起來簡直就像是在例行公事似的。

    “來吧!區區式神,也敢在我的面前耀武揚威,安培大神官,你大概是忘記了,為什么你們陰陽術的起源華夏,已經沒有人使用式神這種東西了!”沈恪啞然失笑,對安培大神官問了一句。

    沈恪的問題,直接將安培大神官問得愣住了,說實話,她還真的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這么多年來,霓虹一直都在傳承著召喚式神,與式神締結契約的辦法,但是華夏那邊,好像真的沒有類似的術法傳承,著個問題,好像一直以來,霓虹的陰陽師們,就根本沒有好好的去研究過,所以那怕安培大神官德高望重,一時間也根本回答不出來為什么?

    安培大神官看了眼沈恪,然后沉聲道:“華夏人,我看你好像很自信??!那你說說這究竟是為什么吧?”

    “其實很簡單,式神這種東西,由陰煞之氣凝聚而成,而我們華夏,克制陰煞之氣的雷法太多了,所有式神自然就沒什么存在的空間??!那里像你們霓虹,連雷法都沒有傳承到,就急著開宗立派,撿我們華夏術法的微末之道,卻像寶貝一樣,真是可笑!”沈恪毫不留情的嘲諷著霓虹的陰陽師,而且這也的確是他心中真正的想法。

    “你說什么,混蛋,我們的陰陽術,才不是從你們華夏那邊繼承下來的,你這是在污蔑我們所有的陰陽師!”

    “我們光榮的陰陽術,絕對不是從華夏那邊傳承過來的,這是一種污蔑,我們絕對不會承認的!”

    “小子,你之所以在你這里胡說八道,就是因為我們霓虹有式神,而你們華夏沒有,所以你現在嫉妒了對不對?”

    ……

    那些明治神宮的陰陽師們,一個個都咬牙看著沈恪,看他們的樣子,簡直都恨不得一下將沈恪撕成粉碎,因為剛才沈恪的那一番話,是真的觸碰到了他們敏感的內心了。

    “是與不是,相信你們自己會有判斷,安培大神官,你出招吧!我已經準備好了!”面對著那些神官們的怒罵,沈恪卻依舊還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然后他淡淡的對安培大神官說了一句,似乎已經做好了準備,正在等著安培大神官出手。

    “既然你想見識一下我的鬼切童子的厲害,我就成全你好了,出手吧!鬼切童子!”安培大神官點了點頭,然后沉聲低喝了一句。

    緊接著,他手中突然燃燒起一張符篆,眨眼間,這張符篆就已經化成灰燼,徹底消散,緊接著,三個火球,呈品字形,出現在他的身前。

    “疾!”

    安培大神官沉聲低喝,這三個火球立刻就猶如炮彈一般,朝著沈恪轟了過來。

    而鬼切童子則是一個跳躍,就仿佛能夠躲進火球之中似的,消失在沈恪的視線里。

    沈恪微微一笑,果然,身為明治神宮的大神官,安培的實力的確比剛才的藤田要厲害得多,對他來說,這樣才算是有挑戰性。

    他抬起手,用飛快的速度在身前繪制出一個五雷符,然后朝著那三團轟來的火球虛虛的推出,緊接著,五雷符立刻化成了一道銀色的閃電,迎著三個火球激射而去。

    同時,沈恪也揚起手,從袖子里面將木劍亮出,橫在了身前,他明白,只是依靠五雷符的話,應該是無法抵擋住鬼切童子的,所以有必要祭出自己最強的法器,讓這些霓虹人知道華夏的術法,還有法器的威力有多么強大。

    轟!

    眨眼間,銀色雷霆就橫掃著撞上了那三團火焰,但是出乎所有人預料之外的是,這三團火焰并沒有和銀色雷霆糾纏,較量,反而是一觸即潰。

    但是同時,鬼切童子卻是高舉著長刀,從火焰之中跳了出來,居高臨下的沖向了沈恪,似乎要一刀將他斬成兩半。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