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上門女婿 > 第三章要凌晨一點之后更新,大家明天再看吧。 (7)

第三章要凌晨一點之后更新,大家明天再看吧。 (7)

    家里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醒了過來,發現寧勇仍然在練拳,看了一眼手表,不到三點鐘,又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沒有幽靈的消息,估摸著孔老頭還在寺里。

    “幽靈,情況怎么樣?”最終我還是決定問一下。

    五分鐘過去了,沒有回應。

    “我擦,怎么會事?”心里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于是馬上撥打了他的手機,可是竟然關機了,電話里傳來電腦的聲音:“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br />
    “難道出事了?”我眉頭緊鎖,一下子從躺椅上站了起來,腦海中的第一反應就是馬上帶寧勇去云山寺看看,不過下一秒,又坐了下來,心中暗道:“冷靜,一定要冷靜?!?br />
    “二叔,怎么了?”我的反??赡芤鹆藢幱碌淖⒁?,他走過來開口詢問道。

    “幽靈的手機關機了,這個時候關機,絕對不正常,肯定發生什么事情了?!蔽艺f。

    “我們去看看?”他問。

    我擺了擺手,說:“不變應萬變,等!”

    “哦!”他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我再次閉上了眼睛,躺在躺椅上,這次卻沒了睡覺的心情,心里思考著各種可能性,最壞的情況是幽靈被對方發現了。

    今天就一章。

    后續一百七十一章

    幽靈是南燕組織的人,不是一般的人,即便被發現了,應該也不會把情況告訴孔老頭,這一點我還是有點信心,所以才決定以不變應萬變,繼續在宅子里等。

    “以幽靈的跟蹤水平,怎么會被對方發現呢?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如果出事的話,肯定出在孔老頭身邊那名新來的中年男子身上?!蔽以谛睦锇蛋迪氲?。

    稍傾,睜開了眼睛,對仍然在練拳的寧勇說道:“一會如果孔老頭等六人回來了,半分鐘之內,必須把他身邊的保鏢全部放倒?!?br />
    “二叔放心?!睂幱碌难劬锫冻鰪姶蟮淖孕?,可是我卻有一點擔心,于是再次對他提醒道:“一定要小心孔老頭身邊的中年男子,如果幽靈真出事了,我懷疑就在出在他身上?!?br />
    寧勇僅僅點了點頭,并沒有說話,從他的臉上的表情來看,強大的自信之中帶著對敵人的蔑視,以及還有渴望一戰的表情。

    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于是我再次閉上了眼睛,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剩下的就交給天意或者……

    腦海之中出現了小豆芽的身影,下一秒,我拿出手機撥打了他的電話。

    嘟……嘟……

    鈴聲響了五下,手機里傳出他的聲音:“喂,王浩?!?br />
    這個時候,沒功夫讓他叫浩叔,開門見山的說道:“小豆芽,幫我個忙?!?br />
    “什么忙?危險的事情我可不干?!彼f。

    “不危險,我派去跟蹤孔老頭的人失聯了,手機也關機了,想請你去一趟云山寺,看一下孔老頭一行人是否還在那里?”我說。

    我和寧勇去云山寺只會增加被發現的機率,還十分有可能錯過孔老頭,小豆芽則不一樣,他本身就是云山鎮的人,并且還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子,不容易引起對方的懷疑和警惕。

    手機里出現了片刻的沉默,小豆芽雖然是一個小孩,但是從小生長在神偷門,也算是一個老江湖,并沒有馬上說話,估摸著在思考。

    “幫個忙,算欠你們神偷門一個人情,江城以后的黑暗勢力早晚要被我收編?!蔽彝耆阉敵梢粋€大人來看待,拋出了利益,自己以后就是江城黑暗勢力的老大,這個人情可不輕。

    神偷門雖然有門規,但是畢竟是以偷為主,干的是違法的生意,只不過從來不在江城做事罷了,同時也不做陌生人的買賣,一般的普通人根本接觸不到他們。

    “行,我替你跑一趟,誰讓咱是朋友呢?!毙《寡空f道,完全一副大人的口吻。

    “那以后我們就平輩相交,算是忘年交?!蔽艺f。

    “等我消息?!彼f。

    “好!”

    掛斷電話之后,我再次閉上了眼睛,接下來就真的是聽天由命了,如果孔老頭命不該絕,他可能不會回來了,如果回來的話,那就是天要收他。

    十幾分鐘之后,小豆芽的微信發了過來。

    叮咚!

    “是不是你派去的人?”信息后面是一張照片,我看了一眼,不是幽靈還能是誰,于是立刻撥打了小豆芽的手機。

    嘟……嘟……

    鈴聲響了二下,電話另一端便傳來他的聲音:“是你的人嗎?”

    “嗯,死了?還是昏迷?”我有心里有點緊張,幽靈幫自己做過不少事情,是一個很好的人,從來沒有講過條件,用得也很放心。

    “還有氣?!毙《寡空f。

    呼!

    我輕呼了一口氣,說:“看到孔老頭了嗎?”

    “人扔在半山腰,估摸著早下山了?!彼卮鸬?。

    “嗯,幫忙把他送到醫院,多少錢,微信轉帳給你?!蔽艺f。

    “好!”

    掛斷電話之后,我眉頭緊鎖了起來,按照小豆芽剛才的判斷,孔老頭一行人應該早就下山了,可是為什么沒有回家呢?

    “奇怪,難道幽靈把所有的事情都講了?不可能啊,他可是南燕的心腹手下,可是為什么孔老頭沒有回家呢?難道是幽靈的出現引起了他的警惕?”我在心里暗暗思考著,最終決定在這里等到明天早晨,如果孔老頭仍然沒有回來的話,就跟寧勇離開,這次的行動算是失敗了。

    過了將近半個小時,小豆芽的電話打了過來,我馬上按下了接聽鍵:“喂,豆芽,人送到醫院了嗎?”

    “在鎮醫院了,人沒事,醫生說是輕微腦震蕩,休息幾天就好了?!彼f。

    “謝謝?!甭牭接撵`沒事,我這才放下心來,說:“人醒了吧,讓他跟我說話?!?br />
    “我帶他來鎮醫院的路上,感覺有人跟著?!毙⊥愣箟旱土寺曇粽f道。

    “咦?”我愣了一下,馬上反應了過來,孔老頭難道想用幽靈來一個反跟蹤?

    “所以我裝出不認識他,送到醫院,問了幾句,然后就離開了,現在并沒有在醫院?!毙《寡空f。

    “有人跟著你嗎?”我問。

    “在鎮子里轉了幾圈,沒尾巴,估摸著應該在鎮醫院里盯著你的人?!彼b出老氣橫秋的聲音說:“對方不是傻子,江湖險惡啊?!?br />
    “這只老狐貍,讓他盯吧?!蔽艺f,既然他們沒有對幽靈下狠手,說明只是輕微的懷疑,只要抓不到把柄,應該不會再次對幽靈下手。

    “掛了,我只能幫你這么多了?!毙《寡空f。

    “謝謝了,你這個朋友交定了?!蔽艺f。

    掛斷電話之后,我的心放下了一半,至少幽靈沒事,即便這次沒能伏擊到孔老頭,自己也沒有吃虧。

    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我仍然躺在躺椅上,看著天空中快要落山的太陽,正在發呆,站樁的寧勇突然到了身邊,嚇了我一跳,他聲音低沉的說道:“有人來了?!?br />
    聽到他的話,我臉上的懶散表情瞬間消失,雙眼微瞇,說:“不要顧及對方的死活,最快的時間解決掉?!?br />
    寧勇點了點頭,然后看到他悄無聲息的躲到了大門后邊,我則輕輕的站了起來,走進了客廳,躲在窗戶后邊,同時把手機調成了靜音,細節決定成敗,有時候一件小事很可能影響大局。

    吱呀呀!

    古香古色的木質大門從外邊打開了,只有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進來,這讓躲在窗戶后面的我心里一愣:“怎么是他?”

    這名中年男子自己認識,寧勇也認識,以前還跟寧勇交過手,雙方不分伯仲,不過那個時候,寧勇還是暗勁,并沒有經過南燕的指點,也沒有領悟化勁。

    楊式太極拳正宗傳人楊剛耀。

    “看來孔老頭身邊新請的保鏢應該是他?!蔽以谛睦锇蛋迪氲?。

    孔老頭也是一個練家子,上一次在一品居茶樓他就相中了寧勇,想要請寧勇給他當保鏢,沒想到那件事情之后,他還真找了一名功夫高手。

    楊剛耀是暗勁高手,在武林界也是頂尖的存在了?,F在正宗的傳統武術傳人已經很少了,并且即便是正宗傳人,大部分人都不太用心練功,比如陶小軍,幾年過去了,功夫沒有一絲進步,現在估摸著還有一點倒退。

    傳統武術并不是僅僅練幾個套路,套路一點用沒有,只能提高身體的協調性,真正的傳武都是單練,并且最本質是改變身體的筋骨,這種苦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

    看到楊剛耀的一瞬間,我有點為寧勇擔心,因為一般的人,寧勇躺要門后面,肯定不會被發現,但是楊剛耀是暗勁高手,身體對危險的敏銳程度,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擬。

    “沒想到孔老頭這么小心,還先派人回家看看?!蔽以谛睦锇档酪宦?,同時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對方發現寧勇,一旦發現,今天的埋伏算是徹底的失敗,至于楊剛耀,他現在肯定不是寧勇的對手,這一點倒是一點不擔心。

    可是幾秒鐘之后,我卻有點傻眼,楊剛耀仿佛沒有發現寧勇,徑直朝著客廳走來。

    “我擦,哥可不是他的對手?!蔽倚睦锇档酪宦?,有一點點慌張,千算萬算沒有想到孔老頭會來一招投石問路,果然姜還是老的辣,越老膽子越小。

    下一秒,我朝著四周看去,馬上翹起腳,悄悄的朝著里邊的臥室走去,不過剛才二步,眼角的余光突然發現自己和寧勇喝過的茶,還有吃過的水果,都扔在茶幾上。

    “看來是藏不住了?!毙睦锇档?,接著馬上大喊一聲:“動手!”

    聲音響起的時候,楊剛耀剛走到院子中間,下一秒,我看到寧勇的身影朝他直撲而去。

    楊剛耀的反應讓我嘆為觀止,他沒有回頭,身體幾乎瞬間橫移了一米,同時朝前撲去??上姆磻倏煲矝]有快過寧勇,寧勇的拳頭打在了他的后心處,即便前撲卸掉的一部分力,我還是看到楊剛耀嘴里吐了鮮血。

    撲通!

    身體倒地之后,他立刻懶驢打滾,就地十八滾,然后身體一躍而起,動作流暢反應迅速,可以是說躲避背后襲擊的完美動作,不過今天楊剛耀沒看黃歷,他遇到了寧勇,一個自從被千岱傷了之后,越發恐怖的男人。

    嗚……

    我看到寧勇一記鐵腿橫掃,抽動的空氣都發出嗚嗚的響聲,剛剛起身的楊剛耀僅僅來得及雙臂護在胸前,寧勇的腿已經掃到了。

    砰!

    噔噔……

    他的身體連退數步,隨后撞在了院墻上,噗的一聲,再次噴血,臉色變得蒼白。

    “寧勇!”此時的楊剛耀才看清偷襲他的人是誰。

    后續一百七十二章

    幾年前,寧勇和楊剛耀交過手,兩人在伯仲之間,此次交手,雖然寧勇有偷襲的優勢,但是我這個半外行人都能看出來,兩人現在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別啰嗦,干暈他?!蔽艺f,生怕寧勇再跟楊剛耀說幾句。浪費時間,誰也不知道孔老頭是否在院外,盡快將對方制服是最佳的選擇。

    其實我的話是多余的,因為話音剛落,寧勇便逼到了楊剛耀的身前,砰砰砰!兩人交手三次,隨后我看到楊剛耀的身體癱倒在墻根邊上。

    “拖進來?!蔽覍幱抡f。

    幾秒鐘之后,昏迷的楊剛耀被拖進了臥室,我去雜物間找了一根繩子,將他五花大綁起來,為了防止他突然暴起傷到自己,捆成了粽子。

    “弄醒他?!蔽艺f。

    寧勇點了點頭,然后掐了一下對方的人中穴,上嘴唇直接給掐腫了,可見力量之大,楊剛耀這才呃的一聲醒了過來,我心里猜測八成是痛醒的。

    “王浩?!钡降资橇曃渲?,清醒之后,慌張的眼神一閃而過,很快鎮定了下來,盯著我說道。

    “楊剛耀,咱們還真是有緣啊,你總給我的死對頭當保鏢啊?!蔽叶⒅f道。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彼f。

    “為了錢啊,我現在有一個問題,對你來說命重要還是錢重要?”我問。

    “你什么意思?”他眉頭緊鎖的盯著我反問道。

    “兩條路,第一,告訴我,孔老頭現在在那里?第二,你為了自己的信譽,閉口不言,然后變成一具尸體?!蔽业恼f道。

    孔老頭這只老狐貍太狡猾了,竟然讓楊剛耀先回來,這讓自己的計劃完全都打亂了。

    “寧勇,大家同為江湖中人,你敢壞我性命,我們楊式太極一脈跟你師父多少還有一點交情?!睏顒傄谷粵]有理睬我的話,而是扭頭瞪著寧勇說道。

    “這是我二叔,他說的算,他讓你馬上死,我會給你一個痛快,至于你說的楊式太極跟我們江城八極拳的交情,那是另一碼事,大家各為其主,你到時候別怪我?!睂幱潞芙o力,同時也把所有的責任推到了我的身上,聽他的話里的意思,并不想把兩大拳種牽扯進來。

    楊剛耀的目光朝著我看來,我剛看了一眼手表,說:“給你半分鐘的考慮時間,好好把握自己的命運?!?br />
    “你想知道什么?”他問。

    “孔老頭在那里?為什么你一個人回來?還有你們怎么發現了我派去的人?”我連問了三個問題,其實很多事情都是自己猜測的,也不知道對不對,現在需要他來確認。

    “云山寺里的那個人果然是你的人?!彼f。

    “他可是跟蹤高手,我很奇怪你們怎么可能發現他?!蔽乙荒樢苫蟮膯柕?。

    “并沒有發現他有什么異常,只是在寺里碰到了他,我們下山的時候又碰到了他,我在他身上感到了一絲淡淡的危險,孔老謹慎,便讓抓起來問了問,現在看來我的感覺果然沒錯?!彼f。

    “原來是這樣,為什么你一個人回來?”

    “孔老怕周禿子把你招來,下山之后已經離開了云山鎮,至于我嘛,因為面孔生,所以回來住一晚上,看一下是否周禿子已經叛變了?!彼卮鸬?。

    我的眉頭緊皺了起來,因為跟自己的猜測根本不一樣,沒想到孔老頭這么謹慎,下山之后,直接離開了云山鎮。

    “孔老頭去那里了?”我問。

    “明早他會給我打電話?!睏顒傄卮鸬?。

    “怎么證明你說的話是真的?“我說。

    “沒有騙你的必要?!彼f。

    “讓你明天帶我們去見孔老頭,你會拒絕嗎?”我盯著他冷冷的問道,因為心里已經起了殺意。

    “那樣的話,我的信譽就徹底完蛋了,明早他打電話過來,我可以開免提,到時候,你們如果聽到的話,也跟我沒關系?!彼f。

    “虛偽?!蔽移沉怂谎?,諷刺道。

    “呵!”我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思考了幾秒鐘,我又詢問楊剛耀關于孔老頭離去的車牌號,以及坐什么車離開,還有大約的時間,他都老實的回答了。

    我讓寧勇看著他,自己走到了客廳,坐在紅木沙發上,掏出手機給唐永福打了一個電話,很快接通了,手機里傳出他的聲音:“喂,浩哥,找我有事?”唐永福的聲音有點狗腿子的味道,不過我知道他的野心,并且隨時都可以翻臉無情,倒咬自己一口。

    我把孔老頭離開的時間,車子的品牌和車牌號都告訴了他,然后非常嚴肅的說:“立刻給我查這輛車的去向,給你十分鐘?!?br />
    “浩哥,十分鐘可能不夠,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之內我一定給你一個結果?!碧朴栏Uf。

    “這一次你沒有查到,這一次我又找到了線索,還查不到的話,你這個公安局長差不多也干到頭了?!蔽艺f,隨后掛斷了電話。

    唐永福最在乎什么?最在乎權力和官位,所以只能拿官位逼他,免得他當面一套,背一套,耍自己玩,根本沒有盡心辦事。

    假日大酒店遇刺案,抓了那么多人,他一點有用的東西沒有問出來;上一次一品居茶樓跟蹤孔老頭,他仍然沒有查出來一點線索;還有很多事情,我現在想想總感覺唐永福根本不出力,看著網撒的很大,一副十分積極的模樣,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有點餓,洗了一個蘋果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心里想著孔老頭的事情,今天跟他失之交臂,有點可惜,知道他如此謹慎的話,就應該直接帶著寧勇去云山寺抓人。

    世上沒有后悔藥可賣,今天實在有點背,如果幽靈沒有被打暈的話,現在應該已經知道了孔老頭的落腳之地。

    “唉,本來碰到了小豆芽,找到了孔老頭的老窩,想來個守株待兔,現在可好,完全失策了?!蔽以谛睦锇档酪宦?,有點郁悶。

    鈴鈴……

    大約二十幾分鐘之后,我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唐永福的來電,于是馬上按下了接聽鍵:“喂,找到了嗎?”

    “浩哥,不對啊,那個時間斷根本沒有奔馳車離開云山鎮啊?!彪娫捔硪欢藗鱽硖朴栏R苫蟮穆曇?。

    “你仔細查了嗎?”我眉頭緊鎖的問道。

    “車子能進出的路一共就三條,都有監控,我讓人幾乎把云山鎮的所有監控都查了一遍,那個時間段根本沒有那輛奔馳車,對了,車子的信息顯示,車主叫鄭志,剛做了調查,他確實有一輛奔馳車,但是今天一直沒有離開市區?!碧朴栏Uf。

    一瞬間,我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楊剛耀在撒謊,因為這種事情唐永福不可能說慌,除非他不想當這個公安局長了。

    稍傾,我掛斷了電話,拿著手果刀朝著臥室走去,嘴里罵了一句:“王八蛋?!?br />
    后續一百七十三章

    被五花大綁的楊剛耀正跟寧勇在套近乎,我拿著手果刀沖了進來。

    “二叔,怎么了?”寧勇一臉驚訝的盯著我的問道。

    “被這個王八蛋耍了,估摸著剛才孔老頭并沒有離開云山鎮,不過現在嘛,就不好說了?!蔽遗瓪鉀_沖的說道。

    “呃?”寧勇愣了一下。

    “王浩,我剛才說的話沒有半句虛言?!睏顒傄泵﹂_口說道:“下山之后,孔老頭就離開了?!?br />
    “時間,地點和車牌,我剛才叫人查了,那個時間段根本沒有你說的那輛奔馳車離開云山鎮,還有根據車牌顯示的信息,奔馳車的車主叫鄭志,今天一個白天車子沒有離開市區?!蔽野褎偛盘朴栏U{查的事情詳細的講了一遍:“老子讓你死個明白?!?br />
    “不可能!”他說。

    “呵呵!”我呵呵一笑,聲音變得冰冷起來,說:“還要死撐是嗎?也不知道孔老頭給了你什么好處,竟然拿自己的小命換他的命?!?br />
    “你肯定搞錯了?!睏顒傄俅握f道。

    “哼!”我冷哼了一聲,心中暗暗思考著搞錯的可能性:“唐永福不可能為了孔老頭跟自己過不去,他眼里只有官位和利益,所以欺騙自己的可能性幾乎為零,那么他沒有說謊的話,只有眼前的楊剛耀在說謊了?!?br />
    想通這一點,我雙眼微瞇,手中水果刀朝著楊剛耀的大腿插了下去,噗!鮮血一瞬間噴了出來,同時還伴隨著他的慘叫聲:“啊……”

    “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蔽依浔恼f道,噗的一聲,雙把刀子插了出來,楊剛耀大腿上一個血口子,不停的往外留著鮮血,他倒是硬氣,慘叫了一聲之后,便咬牙閉上了嘴。

    “二叔,會不會搞錯了?”耳邊傳來寧勇的聲音。

    “幾乎不可能搞錯,他在耍我們?!蔽一卮鸬?。

    “楊剛耀,你最好說實話,看在同是武林同道的份上,也許可以饒你一命?!睂幱峦蝗粨屩f道。

    本來看到他這么硬氣,我還想多插幾刀,看還能不能裝英雄,可是被寧勇這么一說,第二刀扎不下去了,只好停手,等著楊剛耀的回答,只要他說一個不字,我準備馬上再給他幾刀,反正自從知道上當受騙之后,就沒有想到讓他再活著離開這里。

    “孔老以前有恩于我,這一次還他的人情,沒錯,剛才我是欺騙了你們?!睏顒傄仁强戳藢幱乱谎?,隨后扭頭盯著我說道。

    “王八蛋?!毙睦镉砍鲆还膳?,我忍不住又罵了一句,這次本來可以將孔老頭弄死,萬萬沒有想到,壞在楊剛耀手里。

    “本來我們六個人一塊回來,我心里始終感覺不對勁,于是便先回來探探路,沒想到還真有埋伏,離開的時候跟孔老約定好了,五分鐘沒有見到我,他們會馬上離開?!睏顒傄K于說實話了。

    “說,他們去了那里?給你十秒我的考慮時間?!蔽乙荒_踩在他的胸口,手中的水果刀放在其脖子大動脈處,準備送他歸西。

    “不知道?!睏顒傄f。

    “你還有六秒鐘的考慮時間,不知道這三個字救不了你的命?!蔽已劬锫冻龊?,聲音冰冷的說道。

    “真的不知道,孔老這種老江湖怎么可能把他幾個藏身之地告訴我呢?!彼焖俚恼f道。

    “那你去死吧?!蔽依浜纫宦?,準備動手,不過卻被寧勇給攔住了,他抓著我的手臂,使其動彈不了分毫:“二叔……”

    “松手!”我扭關冷冷的瞪了寧勇一眼。

    “二叔,殺他解決不了問題,傳武之人越來越少,真正的中國傳統武術都快要失傳了?!睂幱乱荒槕┣蟮恼f道。

    “松手!再不松手,以后別叫二叔了?!蔽业穆曇裘腿惶岣吡藥锥?,語氣相當的嚴厲。

    我和寧勇對視了幾秒鐘,最張他嘆息了一聲,松開了手,下一秒,準備結束楊剛耀小命之時,他突然大聲喊道:“等等!”

    “你還有什么遺言留著跟閻王爺說吧?!蔽覒械迷俾犓麖U話。

    “也許我可以幫你再找到孔老?!睏顒傄彼俚暮暗?。

    刀子停了下來,不過他的脖子上已經出現了一條細細的血口子,還有很淺,并沒有割斷大動脈。

    “怎么找?你不是要還他人情嗎?看來命還是比人情重要?!蔽覍ζ涑爸S道。

    “人情剛才已經還了,現在是另一碼事?!彼f,倒是并沒有一絲愧疚或者是羞愧。

    “說說吧,總之,面前現在只有一條路,要么孔老頭死,要么你死?!蔽依淅涞恼f道,跟歐陽如靜在一塊久了,自己說話也經常用那種冰冷的語調。

    “我可以打電話給他,問出地址?!睏铄幰f。

    “呵呵!”我呵呵一笑,說:“你認為孔老頭會告訴你地址嗎?”

    他思考了幾秒鐘,說:“應該不會,他百分之百會讓人在某個地方接我?!?br />
    “這么說要放了你?”我微瞇著雙眼盯著他問道。

    “我可以用人格保證?!彼f。

    “你的人格一分不值?!蔽遗鹨宦?,然后朝著他的肚子用力的踢了一腳。

    砰!

    楊剛耀張了張嘴,可是愣沒有發出慘叫,強忍了下來,這些練武之人,耐力真是沒得說。

    我讓寧勇看著他,自己拿著他的手機,眉頭緊皺,思考著接下來怎么辦?讓楊剛耀給孔老頭打電話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不過卻不能指望著他把孔老頭的地址問出來:“手機定位!”腦海之中出現這四個字,于是我來到客廳,掏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唐永福的電話:“喂?!?br />
    “浩哥,還有什么吩咐?”手機里傳出他畢恭畢敬的聲音。

    “定位一個手機信號要幾分鐘?”我問。

    “以我們市局的技術,如果想要定位手機信號的話,必須處于通話狀態,并且通話要三分鐘以上,才能定位準確,不然的話,只能是一個大概的范圍?!碧朴栏;卮鸬溃骸叭绻鞘d的話,可以利用衛星直接定位對方的手機,無需通話?!?br />
    “省廳?”我心里暗道一聲,還是算了吧,自己有影響力還不夠,省廳都不會鳥自己,至于說周志國,現在也是一方封疆大吏了,上一次讓他幫忙解決蘇厚德的事情已經是極限了。

    后續一百七十四章

    我從楊剛耀嘴里得到了孔老頭的手機號,然后告訴了唐永福,說:“一會我會讓人打這個電話,盡量拖延三分鐘通話,你給我找出具體的位置?!?br />
    “沒問題?!碧朴栏4饝姆浅K?,這是他的優點,從來不介意用公共資源來辦私事,同時也是缺點,只是他自己沒有意識到罷了。

    “需要多久的準備時間?”我問。

    “十分鐘,我馬上去指揮大廳,讓技術人員準備好對這個手機號的監聽和定位?!彼f。

    “好,十分鐘之后,再聯系你?!蔽艺f,隨后掛斷了電話。

    也不知道孔老頭運氣好,還是有其他什么原因,本來今天十拿九穩的事情,最后搞成了夾生飯。

    掛斷唐永福的電話之后,我眉頭微皺,心里思考著還有沒有其他辦法?思來想去,感覺暫時只能這樣了,周志國那里不用想了,不過除了省里,其實軍隊的定位系統更加的可怕,如果找歐陽如靜幫忙的話……還是算了,我最終沒有給歐陽如靜打電話,因為她想要調用部隊的衛星設備,估摸著也要去求人。

    “雙重保險如果還找不到孔老頭的藏身之處的話,那哥就認栽了?!蔽以谛睦锇蛋迪氲?。

    稍傾,回到臥室,冷冷的盯著周剛耀說:“這是你唯一活命的機會,只要敢耍一點小聰明,我保證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br />
    他抬頭看了我一眼,說:“放心吧,人情已經還了,接下來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br />
    我盯著他的眼睛看了十幾秒鐘,并沒有發現任何異樣的神色,于是十分鐘之后,我先聯系了唐永福,得到他那邊已經準備好的消息之后,這才再一次回到臥室,用楊剛耀的手機撥打了孔老頭的電話,隨后把手機放在他的耳邊,并且給寧勇使了一個眼色,那意思是說:“只要楊剛耀有一絲異常的話,立刻殺了他?!?br />
    寧勇微微點頭,站得近了一點,神情嚴肅,臥室里的氣氛一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嘟……嘟……

    因為開了擴音器,我聽到鈴聲響了大約五下,電話另一端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喂,小楊,出什么事了?一直沒有看到你回來,我們現在已經離開了云山鎮?!?br />
    “孔老,我的感覺沒錯,云山鎮宅子這邊有埋伏,應該是王浩的人,他們可能沒有看到你的蹤跡,所以并沒有現身,也沒有對我動手,還以為沒有被發現,于是我將計就計,在宅子里拖延了一會時間,給你足夠的時間離開?!睏顒傄f,聲音很平靜,聽不出任何的異常。

    這些話都是我們剛才商議好的,符合邏輯,不能說天衣無縫吧,但是至少找不出什么毛病。

    “王浩的人?看來周禿子真是把麻煩給引來了,不過我派出了兩潑人對周禿子的車進行尾隨跟蹤,想來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但是根本沒有發現有人跟蹤周禿子,真是奇怪?!笔謾C里傳出孔老頭疑惑的聲音。

    “也許問題出在周禿子身上?!睏顒傄瓤戳宋乙谎?,隨后開口說道。

    他很聰明,直接把臟水潑在周禿子身上。

    “我也在想是不是他出了問題,總之這件事情一定要查清楚,你現在那里,派人去接你?!笨桌项^說。

    “我還在云山鎮,剛剛離開宅子甩掉身后的尾巴,孔老,你們現在在那里,我直接坐出租車過去?!睏顒傄f,感覺沒有一絲異常。

    “規矩你忘了?這樣吧,馬上離開云山鎮,一定要確保身后沒有尾巴,然后去大沽河大橋收費站等著,我會派人去接你?!笨桌项^聲音有點不悅的說道。

    “好!”楊剛耀應了一聲,然后朝著我看來,那意思好像在問,還需要說什么?

    讓唐永福監聽追蹤這個電話,我背著楊剛耀,并沒有讓他知道,在他抬頭看我的時候,我看了一眼手表,通話才二分鐘,于是下一秒,立刻用自己的手機寫了一行字,放在楊剛耀面前:“拖延時間?!?br />
    只見楊剛耀微微點了點頭,馬上說道:“孔老,需要我把周禿子抓來問問嗎?”

    “不用,這事我會讓別人去辦,你不用操心了,先掛了?!笨桌项^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

    “王浩埋伏在宅子里的人要動嗎?”他再次開口說道:“你上次說的那名王浩身邊的保鏢,我很想會會他?!?br />
    “見到他了?”孔老頭問。

    “沒有,宅子里應該沒有這人?!彼f。

    楊剛耀問了幾句廢話,但是又讓人產生不了懷疑,他很聰明,應變能力很強。跟孔老頭的通話時間終于超過了三分鐘,于是在他再一次投來詢問的眼神的時候,我微微點了點頭,隨后他便結束了跟孔老頭的通話。

    “孔老很謹慎,不可能把地址告訴任何人,現在馬上給我包扎一下,然后送我到大沽河大橋收費站,等見到孔老頭,我會發定位給你?!睏顒傄f。

    “呵呵!”我呵呵一笑,盯著他說:“你當我是三歲的小孩?見到了孔老頭,你還有給我發定位?”

    “要不,你派個車跟著我也可以,這是雙贏的辦法,至少表面上我并沒有出賣孔老,只是不小心被你跟蹤了而己,對,這樣辦吧?!彼f。

    我再次呵呵一笑,并沒有理睬他,因為此時唐永福的電話打了過來,示意寧勇看著楊剛耀,自己馬上離開了臥室,來到了客廳,按下了接聽鍵:“喂,位置找到了嗎?”

    “信號一直處于移動之中,不過根據三分鐘的軌跡判斷,應該是往市區的方向?!碧朴栏Uf。

    “嗯?”我應了一聲,眉頭緊鎖了起來。

    “浩哥,需要我派警力半路攔截嗎?”他問。

    “不用,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繼續監視這個手機號,如果再次通話的話,隨時糾正對方的位置?!蔽艺f。

    “好!”

    掛斷電話之后,我眉頭微皺,根據唐永福剛才所說,孔老頭應該離開云山鎮沒多久,還沒有達到目的地。

    ”市區方向,大隱隱開市嗎?哼!”我冷哼了一聲,心里思考著接下來怎么辦?

    后續一百七十四章

    我從楊剛耀嘴里得到了孔老頭的手機號,然后告訴了唐永福,說:“一會我會讓人打這個電話,盡量拖延三分鐘通話,你給我找出具體的位置?!?br />
    “沒問題?!碧朴栏4饝姆浅K?,這是他的優點,從來不介意用公共資源來辦私事,同時也是缺點,只是他自己沒有意識到罷了。

    “需要多久的準備時間?”我問。

    “十分鐘,我馬上去指揮大廳,讓技術人員準備好對這個手機號的監聽和定位?!彼f。

    “好,十分鐘之后,再聯系你?!蔽艺f,隨后掛斷了電話。

    也不知道孔老頭運氣好,還是有其他什么原因,本來今天十拿九穩的事情,最后搞成了夾生飯。

    掛斷唐永福的電話之后,我眉頭微皺,心里思考著還有沒有其他辦法?思來想去,感覺暫時只能這樣了,周志國那里不用想了,不過除了省里,其實軍隊的定位系統更加的可怕,如果找歐陽如靜幫忙的話……還是算了,我最終沒有給歐陽如靜打電話,因為她想要調用部隊的衛星設備,估摸著也要去求人。

    “雙重保險如果還找不到孔老頭的藏身之處的話,那哥就認栽了?!蔽以谛睦锇蛋迪氲?。

    稍傾,回到臥室,冷冷的盯著周剛耀說:“這是你唯一活命的機會,只要敢耍一點小聰明,我保證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br />
    他抬頭看了我一眼,說:“放心吧,人情已經還了,接下來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br />
    我盯著他的眼睛看了十幾秒鐘,并沒有發現任何異樣的神色,于是十分鐘之后,我先聯系了唐永福,得到他那邊已經準備好的消息之后,這才再一次回到臥室,用楊剛耀的手機撥打了孔老頭的電話,隨后把手機放在他的耳邊,并且給寧勇使了一個眼色,那意思是說:“只要楊剛耀有一絲異常的話,立刻殺了他?!?br />
    寧勇微微點頭,站得近了一點,神情嚴肅,臥室里的氣氛一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嘟……嘟……

    因為開了擴音器,我聽到鈴聲響了大約五下,電話另一端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喂,小楊,出什么事了?一直沒有看到你回來,我們現在已經離開了云山鎮?!?br />
    “孔老,我的感覺沒錯,云山鎮宅子這邊有埋伏,應該是王浩的人,他們可能沒有看到你的蹤跡,所以并沒有現身,也沒有對我動手,還以為沒有被發現,于是我將計就計,在宅子里拖延了一會時間,給你足夠的時間離開?!睏顒傄f,聲音很平靜,聽不出任何的異常。

    這些話都是我們剛才商議好的,符合邏輯,不能說天衣無縫吧,但是至少找不出什么毛病。

    “王浩的人?看來周禿子真是把麻煩給引來了,不過我派出了兩潑人對周禿子的車進行尾隨跟蹤,想來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但是根本沒有發現有人跟蹤周禿子,真是奇怪?!笔謾C里傳出孔老頭疑惑的聲音。

    “也許問題出在周禿子身上?!睏顒傄瓤戳宋乙谎?,隨后開口說道。

    他很聰明,直接把臟水潑在周禿子身上。

    “我也在想是不是他出了問題,總之這件事情一定要查清楚,你現在那里,派人去接你?!笨桌项^說。

    “我還在云山鎮,剛剛離開宅子甩掉身后的尾巴,孔老,你們現在在那里,我直接坐出租車過去?!睏顒傄f,感覺沒有一絲異常。

    “規矩你忘了?這樣吧,馬上離開云山鎮,一定要確保身后沒有尾巴,然后去大沽河大橋收費站等著,我會派人去接你?!笨桌项^聲音有點不悅的說道。

    “好!”楊剛耀應了一聲,然后朝著我看來,那意思好像在問,還需要說什么?

    讓唐永福監聽追蹤這個電話,我背著楊剛耀,并沒有讓他知道,在他抬頭看我的時候,我看了一眼手表,通話才二分鐘,于是下一秒,立刻用自己的手機寫了一行字,放在楊剛耀面前:“拖延時間?!?br />
    只見楊剛耀微微點了點頭,馬上說道:“孔老,需要我把周禿子抓來問問嗎?”

    “不用,這事我會讓別人去辦,你不用操心了,先掛了?!笨桌项^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

    “王浩埋伏在宅子里的人要動嗎?”他再次開口說道:“你上次說的那名王浩身邊的保鏢,我很想會會他?!?br />
    “見到他了?”孔老頭問。

    “沒有,宅子里應該沒有這人?!彼f。

    楊剛耀問了幾句廢話,但是又讓人產生不了懷疑,他很聰明,應變能力很強。跟孔老頭的通話時間終于超過了三分鐘,于是在他再一次投來詢問的眼神的時候,我微微點了點頭,隨后他便結束了跟孔老頭的通話。

    “孔老很謹慎,不可能把地址告訴任何人,現在馬上給我包扎一下,然后送我到大沽河大橋收費站,等見到孔老頭,我會發定位給你?!睏顒傄f。

    “呵呵!”我呵呵一笑,盯著他說:“你當我是三歲的小孩?見到了孔老頭,你還有給我發定位?”

    “要不,你派個車跟著我也可以,這是雙贏的辦法,至少表面上我并沒有出賣孔老,只是不小心被你跟蹤了而己,對,這樣辦吧?!彼f。

    我再次呵呵一笑,并沒有理睬他,因為此時唐永福的電話打了過來,示意寧勇看著楊剛耀,自己馬上離開了臥室,來到了客廳,按下了接聽鍵:“喂,位置找到了嗎?”

    “信號一直處于移動之中,不過根據三分鐘的軌跡判斷,應該是往市區的方向?!碧朴栏Uf。

    “嗯?”我應了一聲,眉頭緊鎖了起來。

    “浩哥,需要我派警力半路攔截嗎?”他問。

    “不用,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繼續監視這個手機號,如果再次通話的話,隨時糾正對方的位置?!蔽艺f。

    “好!”

    掛斷電話之后,我眉頭微皺,根據唐永福剛才所說,孔老頭應該離開云山鎮沒多久,還沒有達到目的地。

    ”市區方向,大隱隱開市嗎?哼!”我冷哼了一聲,心里思考著接下來怎么辦?

    本作品由八一中文:http://www.htmzcl.live/提供!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