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冷傲王爺惡毒妃 > 第七百四十章尾聲
    第七百四十章 尾聲

    姜楚沫將茶放在了鼻子下面,細細的聞了起來,這味道沁人心脾,花香四溢,仿佛是讓人置身于桂花樹林中,徜徉在花海之中。

    但是驚羽似乎是對于面前的茶水并沒有什么興趣,甚至是連看都沒看,好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些后宮爭斗和民間謠言是不是都跟你有關?”驚羽語氣聽不出來一絲溫度。

    姜楚沫微微一怔。

    但是只是如此,驚羽便已經知道了,果然就是這樣。

    “你這樣煞費苦心,引起爭斗,又散播謠言,就是為了不跟我進宮?”驚羽的眼神中帶著些許哀傷,那聲音很是低沉。

    “我們不合適?!苯皇堑f道。

    驚羽冷笑,“不合適?”

    他轉而看向了姜楚沫,眼神由哀傷轉而變為狠厲。

    欺身上前,驚羽一把便握住了姜楚沫的脖子,“我為你做了這么多,難道就一句不合適就算了結了?”那聲音如同獅子怒吼,讓人感覺四周都在震動。

    “唔……陌兒的事情你怎么解釋,你易容成蕭恒炎的事情又怎么解釋?你利用我做的那些事情……我們算是扯平了!”姜楚沫下意識的一手抓住了驚羽的胳膊,眼睛直視驚羽,但是卻無半句求饒。

    二人對視,姜楚沫覺得此時已經是快要窒息了,而驚羽卻仍舊是沒有松手的意思。

    看著姜楚沫的臉漸漸由紅變白,驚羽卻又不忍,手上力度減弱,直至松開。

    驚羽無話,轉而離開,背影看上去有些決絕,有些落寞……

    卻說第二天,姜楚沫正在睡夢之中,突然感覺似乎是搖搖晃晃的,“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姜楚沫有些納悶,她揉了揉頭,睜開了眼睛,但是發現此時自己竟然是在一個馬車里面的。

    “這是?”

    姜楚沫有些疑惑,于是便掀開車簾往外看,只見到此時竟然是在大街上,姜楚沫還未搞清楚究竟是什么情況,突然發現竟然是蕭恒炎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炎兒,你怎么在這里?”如同是在夢中,姜楚沫有些不可置信。

    只見到蕭恒炎輕輕笑了笑,然后抓起來了姜楚沫的手,“我總算是將你給帶到我身邊了?!?br />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姜楚沫有些納悶,她只記得昨天晚上驚羽轉身離開,之后的事情……

    蕭恒炎并未立刻回答,反而是姜姜楚沫擁在懷中,良久,才慢慢的將之前的事情告訴了姜楚沫。

    此時姜楚沫才知道了蕭恒炎在蘭家堡竟然還有那樣一番奇遇,后來蘭雨也是發現了蕭恒炎的心事,所以主動的讓蕭恒炎離開了。

    “那我又怎么會在這里?”姜楚沫仍舊是不明白,明明自己睡覺之前是在方越國的都城,此時倒是在了這馬車里。

    “如果說一切都是你的選擇呢?”蕭恒炎如此回答,眼中帶著笑意。

    姜楚沫疑惑,還想要繼續追問,但是一把被蕭恒炎又摟回了懷中。

    “不行,你趕快回去?!苯蝗幌氲搅耸裁?,于是便趕忙對蕭恒炎如此說道。

    蕭恒炎倒是納悶了,“為什么,難道你就不想我,那么想要我快點離開?”

    姜楚沫搖了搖頭,“現在戰場上局勢很是微妙,東凌國的活死人已經是讓驚羽很是頭疼了,現在方越國和霄國如果能夠聯合一起對抗東凌國,那應該就會情況大有好轉了?!?br />
    看到此時姜楚沫還在擔心戰場上的事情,蕭恒炎便只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沫兒,那些事情交給我吧,你已經夠累了,好好休息休息?!?br />
    姜楚沫仍舊不放心,抬頭看著蕭恒炎。

    只見到蕭恒炎輕輕一笑,“現在只怕南銘彥已經是兵敗如山倒了……”一邊如此說著,蕭恒炎眼睛望著遠方,陷入了沉思。

    姜楚沫微微一怔,“那我們現在去哪?”

    “回我們家?!笔捄阊渍Z氣中充滿了幸福。

    之后馬車絕塵而去,朝著霄國都城駛了回去。

    而此時,在方越國行宮,驚羽正站在姜楚沫之前住過的房間外面,眼神中帶著幾分哀傷。

    昨天在他轉身離開的時候,驚羽知道,蕭恒炎過來了,并且將姜楚沫給帶走了,可是他卻知道,自己沒有權力阻止,他知道,即便是自己再強行的留下姜楚沫,那也只是徒勞罷了。

    “陛下,前方傳來捷報,我軍和霄國大軍的聯盟大獲全勝,方越國敗了,方越國國君南銘彥,自殺身亡?!币慌缘奶O手中拿著捷報,呈遞給了驚羽。

    “陛下,這個是霄國傳過來的書信,建議兩國將方越的土地平分,不知道陛下意下如何?”一邊說著,那太監又是將另外一份書信呈遞了過去。

    可是此時驚羽似乎是并未聽見一般,只是隨手接了過來,看都沒看,他眼神冰冷,“小沫沫怕是再也不會回來了吧?”

    “???”那太監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

    卻說此時在霄國,姜楚沫和蕭恒炎兩人已經回來了,二人不過是稍作休整,還未來得及說上兩句話,突然只見到姜楚沫微微蹙了蹙眉頭。

    “沫兒,你怎么了?”蕭恒炎察覺到了姜楚沫的異常,連忙上前詢問。

    只見到姜楚沫此時額頭上已經是有細細的汗珠沁了出來,她一手扶著腰,一首指著肚子,支支吾吾地說道,“疼……”

    蕭恒炎一聽,這還了得!

    “太醫,快傳太醫!”沖著門口,蕭恒炎大聲喊道。

    此時的蕭恒炎看上去似乎是比姜楚沫還要緊張,他連忙將姜楚沫扶到了床上,“沫兒快躺下,太醫馬上就來?!?br />
    一邊說著,蕭恒炎回頭看去,眼神中帶著幾分焦急。

    只見到此時已經是有一群太醫一起過來了,看上去很是聲勢浩大。

    “快來,給沫兒看看!”蕭恒炎連忙讓開。

    只見到其中一個為首的太醫上前給姜楚沫診治了一番,然后回道,“娘娘這是要生了!請陛下回避!”

    蕭恒炎心中心疼姜楚沫,怎么會就此回避,只是站在一旁,厲聲說道,“廢什么話,快找人接生!”

    三個時辰之后。

    “哇哇……”只聽到房間中傳出來了嘹亮的嬰兒的哭聲,接著便又傳出來了蕭恒炎的聲音,“生了,終于生了,我們的兒子!”

    蕭恒炎的聲音中因為激動帶著幾分的顫抖,此時躺在床上的姜楚沫已經是滿頭虛汗,她微微睜開了眼睛看了過去。

    只見到蕭恒炎的手中,抱著一個粉妝玉砌的小娃娃,“抱過來,我看看……”

    姜楚沫的聲音很輕,蕭恒炎聞言,便將娃娃抱到了姜楚沫面前,那動作看上去很是笨拙。

    姜楚沫看了過去,嘴角微微的露出了笑意,“跟你……很像……”

    聽到姜楚沫此時聲音如此虛弱,蕭恒炎很是心疼,將孩子放在了姜楚沫旁邊,然后又是用袖子將姜楚沫額頭上的汗珠擦拭了一下,“沫兒,你累了,好好休息休息?!?br />
    姜楚沫閉上了眼睛,蕭恒炎轉而看向了眾人,“傳令下去,封姜楚沫為霄國皇后?!?br />
    眾人聽后,紛紛下跪山呼,“圣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br />
    姜楚沫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當天的晚上了,她睜開了眼睛,恍如隔世,仿佛是之前都是一場夢一般。

    “孩子呢?”姜楚沫環顧四周。

    話音剛落,只見到蕭恒炎已經是走了過來,坐在了姜楚沫的床邊,“沫兒,你醒了?”

    姜楚沫點了點頭,“孩子去哪兒了?”

    “太醫說了,你身體太過虛弱,我讓奶娘把孩子抱走了,這段時間你就安心把身體養好了?!笔捄阊滓皇掷×私氖?,眼神溫柔如水,注視著姜楚沫。

    也不知道那個臭小子在沫兒的肚子里究竟是怎么折騰她的,等他長大了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讓他敢欺負沫兒。

    蕭恒炎心中如此想著,不由得眼神中滿是心疼。

    “那……方越那邊?”姜楚沫心中仍舊是掛念著兩國的情況,雖然之前驚羽的事情確實讓姜楚沫很是寒心,可是昔日朋友情分還在。

    蕭恒炎看了一眼姜楚沫,隨口說道,“打著呢……”他輕聲的嘆了一口氣。

    如此受罪的還是百姓和將士們,可是驚羽似乎是現在心中的氣還未消,仍然是步步緊逼,不肯放松。

    姜楚沫沉默。

    數年之后,方越和霄國兩國邊境,兩國國君相對而立,身后是千軍萬馬,一旁則是站著一個容貌絕美的女子。

    “講和吧?!?br />
    “好啊,有生之年,方越,霄國不再兵戎相見?!?br />
    這兩個人說的隨意,但是這一旁的姜楚沫知道,已經是打了這么久了,想必驚羽心中的怨氣也已經消了。

    “相逢一笑泯恩仇?!苯叩搅硕酥g,“如此倒是最好了,免得天下百姓受苦了?!?br />
    “你還怨我嗎?”驚羽倒是一點都不顧及一旁的蕭恒炎,直視著姜楚沫如此詢問。

    只見到對面美人微微一笑,轉而看向了驚羽,“有什么好怨的?!?br />
    微風吹過,美人額前發絲輕輕拂過臉龐,看上去如此動人。

    驚羽微微一怔,仿佛是又回到了初次相見的時候。

    “回去吧?!笔捄阊滓皇譅科鹆私?,轉而離開,兩人一起漸行漸遠,相濡以沫。

    (全書完)

    本作品由八一中文:http://www.htmzcl.live/提供!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