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惡魔王族 > 終章 火爐前的老人(大結局)
    “……然后伊沃·哈瑞肯這家伙啊,擊敗了諸神,終結了諸神的黃昏,挽救了那場恐怖的浩劫,而他自己,卻和諸神一起消失,再也沒有出現過?!?br />
    爐火噼里啪啦作響。

    這是一間溫馨的小屋,火爐前,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坐在躺椅上,腿上蓋著毛毯,向蹲在他身邊虎頭虎腦的孫子講述伊沃的故事。

    孫子目光放亮光,“好有意思的故事啊,爺爺,這個比你以前講的‘大灰狼和小紅帽’和‘三只小豬’有意思多啦?!?br />
    老人氣不打一處來,“臭小子,要不是你非要雞蛋里挑骨頭,我也懶得說這么長的故事?!?br />
    孫子撇撇嘴,不屑道:“明明是爺爺的故事有漏洞,大灰狼分明是狼人啊,吃了外婆可以變成人偽裝呀,怎么可能露出尾巴來,三只小豬就更說不通了,豬怎么會蓋房子?覺得你孫子傻是不是?”

    老人無可奈何,“哪家的小孩誰不知道這是童話,是假的,就你當真,你不是傻是什么?”

    孫子悶悶不樂,咕噥道:“童話怎么了……童話也得講邏輯啊……”

    糾結了一會,孫子很快就把郁悶拋到了腦后,興致勃勃問道:“爺爺,剛才那個故事你是從哪里聽來的?”

    老人咂咂嘴,“哈,在我年輕的時候,酒館的吟游詩人每天都唱這個故事,想不記住都難啊?!?br />
    孫子撇撇嘴,“瞎說,我前幾天去酒館,吟游詩人唱的就是《玫瑰夫人和她的獸人丈夫》?!?br />
    “我都說了是我年輕的時候嘛,吟游詩人唱的東西都是當時流行的熱門事件嘛,什么東西都有熱度嘛,《玫瑰夫人和她的獸人丈夫》這種又黃又暴力的歌曲,不過是最低等的情色之作而已……”老人說了一會,忽然感覺到不對,細細想了想,勃然大怒,“你竟然去了酒館!還聽了《玫瑰夫人和她的獸人丈夫》?!”

    孫子傻乎乎點頭。

    見狀,老人的一腔怒氣全部化作了悲哀,啪地一聲捂住臉,“想當年我英明神武,玉樹臨風,生的兒子也是一表人才,怎么就有了你這樣的瓜皮孫子?!?br />
    “爺爺,瓜皮是什么意思?”

    “你就是瓜皮?!?br />
    孫子眨眨眼,“這是新的小名嗎,聽起來還蠻順耳的?!?br />
    老人從單手捂臉變成雙手捂臉。

    “咄咄咄……”門口被人敲響了。

    孫子屁顛顛跑去開門,興沖沖跑回來,“爺爺爺爺……”

    老人順口接道:“想問天你在哪里?我呸……晦氣!”

    孫子撓撓頭,“隔壁家漂亮的大姐姐又來找你了?!?br />
    “小屁孩,就你還知道漂不漂亮?”老人哼哼唧唧,從躺椅上站起身,走向門口。

    門外站著一個漂亮的女人,一襲樸素的麻布裙也無法掩蓋她的容光,笑容甜美,孫子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有多漂亮,暗暗比較偶爾在街上遇到的被無數傭兵追捧、吹口哨的貴族小姐,覺得那受人追捧像天鵝一樣驕傲的貴族小姐和眼前美女一比,立馬黯然失色。

    而且孫子總覺得這個美女身上帶著一股奇怪的氣質,他也說不上來是什么感覺,只是每次面對這位住隔壁的女鄰居,他就不由自主變得拘謹起來,不敢大聲說話,感覺自家爺爺偶爾流露出的威嚴,也比不上這位女鄰居隨便站著的氣勢。

    孫子一直覺得很奇怪,自己家的農場為什么要和另外兩個家庭一起經營,明明沒有多大啊。農場里一共有三家住戶,一家是他們,一家是隔壁的女人還有他年輕的白發丈夫,最后一家也是一對老人和一堆子女。

    另外那家的老人就不提了,感覺比他的爺爺有氣勢多了,往那里一杵,就連鎮子里最吊兒郎當的小混混也不敢大聲說話。

    隔壁家的年輕夫妻才是讓孫子奇怪的地方,明明爺爺比他們大了幾十歲,為什么那對年輕夫妻還和兩家老人關系那么要好,沒有一點代溝。最可疑的是,隔壁家的年輕夫妻,生的孩子比兩家老人加起來都要多,這尼瑪是從娘胎里開始生的嗎,總不可能每次都是雙胞胎、三胞胎吧。有一次去年輕夫妻家玩耍,好家伙!那里滿地爬的小孩比農場里養的小雞崽都多!而且還有幾個“大孩子”,看上去和三四十歲一樣,長得也太著急了點吧。

    孫子腦子里胡思亂想,爺爺正和來串門的漂亮女鄰居聊著天。

    “后天就是梨花節,鎮子里有慶典,我家那個要我來請你們一起去參加?!?br />
    老人呵呵笑道:“我這把老骨頭不太想動啊?!?br />
    “那怎么行,他說你們兩個再不動就要生銹了?!?br />
    老頭撇撇嘴,“生銹就生銹唄,現在天下太平,農場里的農活都有孩子們干,我只想舒舒服服地等死啊?!?br />
    “等死?你想多了吧?!迸従訜o奈笑道:“自己有多少壽命,你會不知道嗎?”

    “哼,我就是喜歡享受天倫之樂、歲月靜好的感覺?!?br />
    孫子聽得一頭霧水,眨巴著眼睛,歡喜叫道:“梨花節好啊,我最喜歡參加慶典了?!?br />
    老人和女鄰居無語地看著反應明顯慢了一拍的小孩。

    “你家的孫子越來越蠢了,和你年輕時真是像?!?br />
    老人惱羞成怒,“滾蛋?!?br />
    女鄰居瞇了瞇眼,“你確定要這樣和我說話?!?br />
    “我錯了!”老人麻溜地改口,臉上沒有一絲不自然,仿佛早已經慫成了習慣。

    這時,隔壁家傳出一聲響亮的叫聲。

    “娜菲,趕緊回來,我好無聊,我要做愛!”

    聲音振聾發聵。

    女鄰居臉蛋刷得羞紅。

    孫子撓了撓頭,什么叫做愛?

    老人嘿嘿連笑,“人越老越放得開,像伊沃這么放得開的,我還真沒見過……他可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br />
    “要你管!”女鄰居狠狠瞪了老人一眼。

    老人嘖嘖道:“還不趕緊回去滿足你的丈夫,小心他哪天閑得慌,又跑出去搞事,我記得你丈夫好像對亞伯拉罕的黑皇后、還有巴里亞的女皇艾維爾念念不忘吧!”

    “哼,等會他除了我,哪個女人都不想要!”女鄰居哼哼一笑,轉身走回自家屋子。

    老人在身后喊道:“記得做好安全措施啊,別他媽又懷孕了,你家的孩子都快比農場養的豬都多了!”

    女鄰居腳下一個踉蹌,頭也不回,手掌往后一揮,老人像是被無形的力道擊中,砰地一聲摔進了屋子里,一頭栽進了爐火里。

    孫子眨眨眼,左右來回轉頭,一臉迷茫,沒弄懂爺爺怎么就突然飛了出去,愣了好半天,才突然回過神,急忙跑到爐火前,發現爺爺整個頭都埋在了炭火里面,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嗚嗚嗚……爺爺的頭燒焦了!”

    “別叫了,吵死了!”

    老人把頭從炭火里拔了出來,滿臉都是炭灰,咳出一大團黑灰,看起來狼狽,然而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傷痕,連胡子也沒燒掉一根。

    孫子看了看爺爺的臉,又看了看燒得正旺的爐火,停止了哭聲,咬著下嘴唇,一臉茫然糾結,煞是懵懂可愛。

    老人嘆氣連連,抬頭看了看掛在壁爐上的六面盾牌,喃喃自語,“要不是打不過你們兩口子,我現在就去找你們拼命……”

    ……

    娜菲氣沖沖回到了房子里,隨手提溜起爬在地上的一個嬰兒,塞進一排嬰兒床里,大步走進臥室,沒好氣道:“大白天的,你就不能消停點?”

    “不能,誰叫我沒事干!”

    伊沃嘿嘿壞笑,伸手將娜菲拽進懷里,三下五除二脫掉了娜菲的衣服,露出羊脂白玉般的胴體。

    “別鬧……孩子們都在外面呢?!?br />
    “放心,我用氣息隔斷,他們聽不見的?!?br />
    “哎呀,你搞快點,我等會還要喂雞呢?!?br />
    “嘿嘿,每次一開始你都這么不耐煩,等會又求我不要停?!?br />
    “你……流氓!”

    太陽逐漸西墜。

    “嗯……啊……左、左邊點……”

    “哇,我腰很酸啊,你倒是上來自己動??!”

    “不、不要……嗯……你再快點……”

    “只有累壞的牛,沒有耕壞的田,古人誠不欺我!”

    月亮升天。

    “大姐,我好累啊,能停了沒??!”

    “呼……別、別?!?br />
    “哇,早上是誰說要去喂雞啊,你倒是趕快去,等會雞都餓死了!”

    “我……我不管,嘶……啊……”

    “哎哎哎——你怎么又濕了!”

    “呼、呼……等、等會你別弄在里面,家里孩子夠多了……”

    “……”

    “不是讓你別弄在里面嗎?啊——”

    娜菲恨恨地在伊沃胸膛留下一排牙印,摸著小腹,郁悶道:“壞家伙,我又要懷孕了?!?br />
    “不是你說的要給我生孩子嗎?”

    娜菲翻了個白眼,“生太多了啊?!?br />
    “沒辦法啊,我的種族人丁稀少,我總得加把勁啊?!?br />
    “你有那么多族人,讓他們振興種族不行嗎?”

    伊沃嘿嘿一笑,“能者多勞?!?br />
    娜菲皺了皺精致的鼻子,“承認吧,你就是好色?!?br />
    “那也是因為你太漂亮了,人家都說七年之癢,我快一百年了都還沒癢?!?br />
    娜菲幽幽道:“說不定哪天你厭倦了我,以后去虛空,被其他世界的漂亮女孩一勾搭,就不要我了呢?!闭f著說著,伸手在伊沃腰間狠狠一扭。

    伊沃疼得嘬牙花子,“前往虛空還早啊,起碼等族群壯大起來,我才能走啊?!?br />
    “隨你便……反正我們能活好久好久?!?br />
    “我也會陪你好久好久?!?br />
    “哼哼,就算你說情話,我也不會開心的?!?br />
    看著喜笑顏開的娜菲,伊沃默默吐槽。

    明明就很開心。

    好吧。

    平靜的生活,也讓他很開心。

    劫波渡盡,風收雨歇。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一切的波瀾壯闊之后,唯有安寧可以撫平所有的創傷。

    就像一杯淡茶,能化解大魚大肉的葷腥。

    烈火余燼,細水長流。

    平淡是真。

    (全書完)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