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為圣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歸途(完)
    就在寧塵緩緩一開腳,讓塔妖站起身之時,陳威一個拿著一個儲物袋來到了寧塵的身旁,恭敬道:“博王,尼羅塔的乾坤石已經全部籌集完畢,一共十二萬六千枚,請您過目,而且封印塔妖的大陣,也已經被我們毀掉了?!?br />
    “嗯,很好?!睂帀m說著,直接將裝滿乾坤石的儲物袋接了過來,并沒有去查看,直接裝入到了地坤袋中。

    至于塔妖則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撣了撣身上的塵土,口中不斷嘀咕著:“這一下,老子算是自由了?!?br />
    雖然被寧塵下了禁制,但對塔妖來說,跟著寧塵混,可要比困在尼羅塔中好上一萬倍。

    最起碼可以出去享受人間煙火。

    就在寧塵準備帶著塔妖以及韓云珊等人離開尼羅塔,繼續尋找分散在萬靈洞穴之中的仇敵之時,寧塵的神色猛然一變,只感覺一股結丹的氣息夾帶著陣陣戾氣,徑直朝著自己這邊襲來。

    “這到底是……”

    還沒等寧塵將后面的話說出來,寧塵只看到,極遠處,黑壓壓的一片,直接朝著尼羅塔壓了過來。

    通過敏銳的視覺,寧塵已經能夠清楚的看到,這黑壓壓的一片,正是北海國與鬼血宗的修士,足足幾十萬之多,領頭的正是北海國國主以及羌桀。

    不過,對此,寧塵的臉上沒有絲毫畏懼,反倒冷冷一笑。

    至于護道軍,由于有寧塵在,也沒有一絲一毫的緊張,如今他們每個人都有數不盡的法寶半身,一個人身上的法寶,差不多就能武裝一支軍隊,堪稱精銳中的精銳,不算結丹修士,屠殺這些北海國雜碎,簡直輕而易舉。

    更何況,現在他們還有一個小塔妖呢!

    與此同時,隨著羌桀與北海國國主鎖定了停留在尼羅塔中的寧塵,二人的臉上已經變得無比猙獰。

    寧塵一個人幾乎讓北海國亡國,讓鬼血宗滅宗,這種仇恨簡直不共戴天。

    并且現如今,他們兩大結丹修士聯手,擊殺一個寧塵并不是沒有可能,更何況他們身后還是二十幾萬修士。

    若結成大陣,也絕對可以與結丹修士抗衡!

    “寧塵,這一次,你在劫難逃,我讓你明白,我鬼血宗并非善類!”羌桀咬牙切齒,滿臉殺意,好似一個兇神惡煞的魔鬼。

    “說的沒錯,這一次我倒要看一看那寧塵還有什么本事,所有北海國修士,迅速散開,給我……”

    噗,咔嚓!

    還沒等北海國國主再多說一個字,只見一道金光從北海國國主的面前一掠而過,下一刻,再看北海國國主的胸口,直接就被洞穿,腦袋活生生的被擰了下來!

    從始至終,北海國國主連震驚的表情都沒有做出來,竟然就……當場斃命!

    “這……”反應過來羌桀,眼睜睜的看到如此一幕,眼珠子都快掉頭來了,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北海國國主的尸體跌落向地面!

    至于身后的北海國修士,原本還準備結成大陣,可眼睜睜的看到眼前一幕,一個個頓時石化當場,一臉的驚駭,大腦更是一片空白!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這是北海國所有修士內心共同的疑問,他們堂堂的國主??!號稱東域第一大國的國主,這么輕易就死掉了?

    甚至有些修士都覺得,自己看到的時不時幻覺?

    不過,下一刻,他們就徹徹底底打消的如此想法,只見寧塵一手提著國主血粼粼的頭顱,一手握著北海國國主的靈丹,正站在羌桀的身后!

    結丹修士的靈丹,對于結丹修士本身,絕對堪稱是至寶之丹,不禁可以用于煉丹,還可以打造結丹法寶。

    當然,稀少程度也是不言而喻的。

    “寧塵,你……”

    望著北海國國主血粼粼的頭顱以及靈丹,羌桀臉色已然變得蒼白一片,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恐懼在他心中蔓延。

    他很清楚,北海國國主死亡,不亞于北海國滅國,同樣面對強敵靈丘國,鬼血宗與北海國無疑是唇亡齒寒的關系。

    更讓羌桀感到恐懼的是,如此輕易就將北海國國主秒殺,這寧塵到底擁有多么恐怖的實力啊。

    “現在該你了?!?br />
    隨手將北海國國主的腦袋扔掉,靈丹收入到地坤袋中,寧塵便冷冷的將目光對準了羌桀,然后猶如閃電,徑直殺向了羌桀。

    面對此景,羌桀的瞳孔已經縮成一道細縫,連忙進行防御,準備抵抗寧塵的進攻。

    噗!

    就在羌桀剛剛從儲物戒中取出鬼骨寶盾之時,只見一聲破開血肉的聲響隨之傳來,一雙長有尖刺的爪子,直接從羌桀的胸膛刺了出來。

    同時再看羌桀的身后,小小塔妖一臉陰邪的望著羌桀,冷冷笑道:“你好像是我見過的,最弱的結丹修士了,怎么一丁點防備都沒有呢?”

    “你……”

    羌桀張大雙目,不可思議的望著小小的塔妖,剛才他幾乎將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寧塵的身上,但卻萬萬沒有想到,寧塵的身邊還有一個結丹境的怪物。

    “死吧!”

    幾乎就在羌桀的胸口被洞穿的剎那,寧塵冷聲說了一句,手中的寧家驚邪戟直接砸在了羌桀的頭顱之上。

    頓時,羌桀頭顱崩碎,鮮血飛濺,斃命當場,直到死前,羌桀都不敢相信,他們千里迢迢趕來擊殺寧塵,最終的結果竟然就是送死!

    伸出手將羌桀的靈丹也摳出來的同時,寧塵看了看身手的北海國以及鬼血宗的修士,如今他們依然變成了驚弓之鳥,臉色蒼白不斷后退!

    對于這些人,寧塵的臉上沒有絲毫的憐憫平靜的吩咐護道軍道:“全部誅殺!”

    隨著寧塵的一聲令下,早已蓄勢待發的護道軍、靈丘宗弟子,近乎一哄而上,利用大量的法寶,對著北海國、鬼血宗的修士展開了屠殺。

    面對這些十惡不赦、自私貪婪的修士,靈丘國已經忍很久了,這一刻,無所顧忌的復仇終于來臨!

    當然,這其中殺的最歡快的當屬小塔妖,這家伙乃尼羅塔孕育而出,然后就被封印在尼羅塔中足足千年,早就憋壞了。

    “我說老大,我沒有法寶啊,能不能給我一個法寶啊,這樣我殺的能夠快點!”小塔妖雙手如刀,將一具又一具邪惡的鬼血宗修士撕碎的同時,向寧塵說道。

    寧塵看了一眼小塔妖,也沒有多說話,指尖微微一動,直接就將早些時候獲得鐵靈飛刀扔給了小塔妖。

    如此一來,小塔妖可謂如虎添翼,殺戮變得更加殘暴!

    一時之間,寧塵、小塔妖兩大結丹修士,再加上韓云珊以及護道軍,已然將整個萬靈洞變成了人間地獄。

    昔日高傲無比,無比蔑視靈丘國的北海國修士,這一刻,只剩下了慘叫的份兒!

    至于鬼血宗亦是如此,本來邪宗弟子,在靈丘宗眼中,死亡就是罪有應得。

    只用了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尼羅塔的四周,已然血流成河,慘叫聲更是此起彼伏。

    而這些北海國、鬼血宗的筑基、凝氣期的修士,面對結丹修士,想逃都沒有辦法!

    同樣,寧塵在殺戮的同時,也不斷利用寧家驚邪戟吸收這些修士的神魂,修復因寧桂、曾立川而毀壞的寧家驚邪戟。

    這也是算是北海國、鬼血宗為寧家列祖列宗還債了。

    殺戮足足持續了一天一夜,北海國國主與羌桀帶來的二十多萬修士,全部殞命,無一幸免。

    鮮血更是徹徹底底染紅大地。

    同時,在萬靈洞穴之外,得知北海國國主以及羌桀雙雙殞命,北海國已然徹底崩塌,面對他們昔日不斷壓榨的靈丘國,竟然毫無還手之力,兵敗如山倒!

    至于國主上官塵封,并沒有向寧塵那么殘暴,主動投降的北海國宗門、修士,可免一死,抵抗者一路誅殺!當然,這也有一個前提,那就是鬼血宗除外!

    不可否認,這一刻東域的格局在寧塵的主導之下,已經徹底發生改變,原本不可一世的北海國,已經開始被靈丘國吞并。

    這一戰之后,整個東域的很有可能江北靈丘國完全統治,更名為靈丘域也不是不可能。

    一個月的時間可謂稍縱即逝。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過去,龐大的萬靈洞穴之中,所有北海國、鬼血宗乃至其附庸,已經徹底被寧塵誅殺得干干凈凈。

    不止如此,背甲區域之中的所有法寶,也已經被寧塵一個不剩清理干凈。

    還是那句話,除了乾坤石,所有的法寶,寧塵一個未留,全部分給了對自己忠心耿耿的屬下。

    至于萬靈洞外,失去了全部精銳的北海國、鬼血宗,也已經被上官塵封清理完畢,北海國、鬼血宗徹底被靈丘國抹殺,從此不復存在,北海國所有的地盤,均被劃入到了靈丘國中,至于鬼血宗,則在上官塵封的命令下,連人帶宗門全部搗毀。

    此時此刻,寧塵正站在萬靈洞穴的出口處,那里正是一個巨大的漩渦。

    通過上官塵封的傳音玉簡,得知北海國、鬼血宗徹底被抹殺的消息,寧塵的反應還算是平靜,失去了國主以及精銳,北海國無疑就成為案板上的肉。

    又簡單向護道軍囑咐幾句,寧塵帶領的護道軍便紛紛穿過了萬靈洞穴的出口。

    就這樣,一連三天的時間過去,隨著寧塵率領著殺氣騰騰的護道軍,返回到臨安城的皇宮之中。

    近乎所有的大臣、侍衛看到寧塵,紛紛跪拜,仿佛看到了帝王一般。

    甚至就連皇宮測城樓之上,都豎起了“寧”字大旗,這可是自從靈丘國建立以來,絕無僅有的事情。

    “師侄,拜見師伯?!?br />
    隨著寧塵進入到宮殿之中,整個人依舊顯得不卑不亢,更沒有在萬靈洞穴中的殺氣,整個人看起來依舊是翩翩書生,除了身上沾滿了敵人鮮血的純白龍紋袍,在默默的訴說著一切。

    “如今師侄已經結丹,并且親手殺死了北海國國主、羌桀以及曾立川三大結丹修士,特地向師伯復命!”寧塵接著一字一句沉聲回應道。

    一人擊殺三大結丹修士,讓靈丘國統治東域,如此的功勞可謂是蓋世,并且如今的寧塵,差不多也算是東域第一大修士了,修為無人能及,哪怕是國主上官塵封。

    “寧塵聽命,本尊即日起,絕對退位,國主之位禪讓于博王寧塵?!鄙瞎賶m封停頓片刻,一字一句的開口道,可謂擲地有聲。

    其實上官塵封早有禪讓之意,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繼承人,事實上靈丘宗歷代掌門,都是如此,修為到了一定的境界,都會前往西煌,或是更高的地方,尋求更大的機緣。

    隨著上官塵封如此話語的傳出,大殿之上,竟然無人感到意外,并沒有交頭接耳之聲,這并不奇怪,因為這一切早在諸位大臣的意料之中。

    反倒是寧塵,聽到這話,神色驟然一變,顯然有些吃驚,連忙半跪下來,恭敬道:“請師伯收回道命,師侄無心國主之位?!?br />
    若在侯府之時,別說國主,就算是王,都是寧塵無比渴望的,可如今,已然金丹修為,國主之位對寧塵而言,已然沒有了絲毫的興趣。

    反倒會讓寧塵在修道一途有所分心。

    “塵兒,你不要誤會,本尊是真心實意將國主之位傳于你的,我也想踏入西煌,尋找更大的機緣,畢竟靈丘國已經不足以支撐我的修行了?!鄙瞎賶m封接著勸說道。

    “師伯,師侄也是真心實意的推遲,如今我已經大仇得報,再無牽掛,我打算聽從枯覺大師的教導,返回妖靈宗潛心修煉心境,畢竟師侄身上的殺戮太重,需要化解,否則對今后的修行無益,至于師伯該如何在靈丘國修行,師侄也已經為您做了準備?!?br />
    寧塵說著,連忙起身,將一個錦盒放在了上官塵封的面前。

    當上官塵封打開錦盒,看到里面的東西是,神色不禁一變,里面不是別的,正是北海國國主的丹田靈丹!

    “師伯可以利用此物煉丹服用,保證哪怕師伯在靈丘國中,修為也可以進境,不出十年,必定可以達到赤丹,至于國主之事到時在頂多吧?!睂帀m接著恭敬說道。

    看到寧塵如此舉動,上官塵封也明白,這寧塵是鐵了心的不想繼承國主之位,一心要回妖靈宗洗刷自己的殺戮之氣了。

    而這丹田靈丹,不可否認,對上官塵封的幫助,無疑是巨大的。

    “既然塵兒執意如此,那本尊就在做十年國主,十年之后,如果沒有合適的弟子繼承大位,到時希望塵兒就不要在推遲了?!眹魃瞎賶m封望著寧塵,柔聲說道。

    至于臺下的大臣,這個時候要多怪異就覺得有多怪異,在靈丘國之前,皇子們為了大位可謂自相殘殺,可眼下呢?寧塵與上官塵封卻都彼此推遲,不愿意去做。

    這是這些大臣無法領悟到的。

    其實修為一旦突破結丹,尤其是金丹,靈丘國國主之位已經無足輕重了。

    “師侄遵命?!睂帀m非常痛快、恭敬的回應道。

    隨后,寧塵并沒有在大殿之中過多停留,轉身走出大殿,望了望天空,寧塵猛然絕大,天空變得額外的清澈。

    曾立川已死,鬼血宗覆滅,寧塵大仇得報,心中的憤怒已然消散,就好似撥開烏云重見陽光,這一刻,寧塵的心境也從來沒有如此輕松過。

    “是時候該會妖靈宗了,心瑤還在等著我呢?!睂帀m喃喃自語了一句,然后徑直向著皇宮外而去,所過之處,依舊是萬臣朝拜。

    對此,寧塵的神色沒有絲毫改變。

    只是在回妖靈宗之前,寧塵還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履行承諾。

    離開皇宮,寧塵腳下發力,直奔黑虎牢而去。

    只用了幾息的時間,寧塵便來到了黑虎牢之中,然后徑直來到了魄羅老怪的面前。

    隨著寧塵的到來,魄羅老怪徐徐張開雙眼,干癟的臉,擺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想不到你不禁結丹,而且成就了金丹,了不起,只是不知道你來此,是來殺我的,還是來放我的?”魄羅老怪擺出一幅嬉笑的模樣問道。

    寧塵沒有多言,緩緩從儲物戒中取出了十五級龍脊鐮,然后手起刀落。

    咔嚓!

    伴隨著一聲巨響,囚禁魄羅老怪的牢籠以及禁制全部被寧塵轟擊的粉碎,魄羅老怪直接被放了出來。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結丹,你自由了,如今整個東域都是我靈丘國的,希望你不要作亂,否則憑借我金丹修為,是不會放過你的?!睂帀m很是平靜的說道。

    再看魄羅老怪,這一刻則是一臉的興奮,重獲自由,沒有什么比這更讓他開心的了。

    “這你盡管放心,我不會在東域有任何停留,我這就去西煌,從此之后,最好再也別見?!逼橇_老怪依舊興奮道。

    下一刻,整個人已經騰空而起,飛向云端,然后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句話在空中飄蕩:“還是跟君子做交易靠譜,哈哈哈……”

    對此,寧塵也沒有多說什么,仰天望了望隨之邁步離開了黑虎牢。

    轉眼,三天的時間過去,寧塵在自己的王府之中,寧塵已經脫下了純白龍紋袍,這個靈丘國至高無上的象征,小心翼翼換上了白心瑤送給他的狐發長袍。

    然后背上書箱,一路朝著城北而去。

    這條城北通往妖靈宗的路,寧塵已然走過數次,每走一次,寧塵的心境都是不同的,從苦澀到輝煌,而這一次,寧塵走得卻是最輕松、最愉悅的,心中不再有任何的負擔。

    甚至這一刻,寧塵的心中已經有了無數的期盼,不知道白心瑤看到自己,會是怎樣的表情?

    一路,寧塵沒有使用任何法術,完完全全依靠步行翻山越嶺,終于經過了五天五夜的時間,當寧塵再一次看到妖靈宗之時,臉上終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同樣一股熟悉的味道也撲面而來。

    這是家的味道。

    更讓寧塵感到無比喜悅的是,當寧塵不斷向山門口走去,就看到身著白紗衣的白心瑤,眺望的身影,目光中充滿期盼,當她看到寧塵之時,臉上終于露出幸福的笑容,臉頰甚至還有淡淡的紅暈。

    寧塵亦是如此,快步上前,輕輕的將白心瑤摟在了懷中,那一股熟悉的味道,也再一次傳入到了寧塵鼻孔之中,讓寧塵覺得無比安詳。

    當年在寧塵最為困難的時候,白心瑤伸出援手,如今寧塵功成名就,萬人之上,寧塵將與白心瑤白頭偕老,相守一生……

    (完結)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