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總裁,關燈吧! > 第720章 大結局·終章?。ǘ澹?
    對于紀安瑤這樣的做法,同樣深愛著妻子的顧老爺子雖然并不十分贊同,但也沒有反對。

    他尊重了紀安瑤的選擇,讓她更改了自己的姓氏。

    作為一家之主的老爺子都沒有意見,其他人自然也不會提出反對。

    從那以后。

    顧雪蔓……就變成了紀安瑤。

    在宮聿的陪伴下,紀安瑤帶著復原的項鏈去了醫院,看望老爺子的情況。

    “楊媽,爺爺的情況怎么樣了?”

    “唉……還是老樣子?!?br />
    楊媽搖搖頭,面露傷感的表情。

    等到圍在床邊的醫生做完例行檢查之后,紀安瑤才走上前,輕聲道。

    “我想跟爺爺說幾句話,說不定……會有一些用處?!?br />
    這段時間,他們嘗試了很多種辦法,都沒能將顧老爺子喚醒。

    醫生們近乎束手無策,紀安瑤也是抱著十分渺茫的希望,才想到了這樣的方式。

    但不管有用還是沒用,她都決定要嘗試一下。

    無論如何,努力過……總比什么都沒有做要好些。

    “好?!?br />
    醫生點點頭,朝紀安瑤投去了幾分贊賞的目光,有些敬佩于她的孝心和孜孜不倦。

    雖然救死扶傷是他們醫生的職責,但作為患者的家屬,紀安瑤顯然算得上十分積極和配合的那一種,她的孝心并非是掛在口頭上,而是切切實實地付諸于實際行動,他們看在眼里,心中自然覺得寬慰。

    走到床邊坐下,紀安瑤結果宮聿遞到面前的首飾盒,繼而緩緩打開,將里面的項鏈取了出來。

    低下頭,紀安瑤小心翼翼地握住顧老爺子的手,將他半握著的五指輕輕撫開,隨后一點點地將那條項鏈放進了他的掌心——

    項鏈是原來的那條項鏈,被奶奶保管得很好,雖然同樣不幸遭遇了那場令人心痛的火災,但因為首飾盒的密封性十分良好,又是藏在了偌大的保險柜里,所以并沒有受到太多的損毀。

    這段時間,紀安瑤找遍了資料和照片,盡量復原了項鏈本來的樣子。

    等到整條項鏈都被放進顧老爺子的手里,紀安瑤才輕輕地將他的五指重新握起。

    “爺爺……你感覺到了嗎?奶奶也來看你了,她讓我叫醒你,讓你不要再睡了……奶奶說,你已經好久沒有去她種的那片花園幫她打理花草了,好多花都長了蟲子,地里還生出了許多野草,你要是再不去打理……那片花園可就要荒廢了,你不怕奶奶又嘮叨你,對你埋怨個不停嗎?”

    聽著紀安瑤細語柔聲地說著,顧老爺子依然神色平靜,并沒有做出什么特別的反應。

    然而,握著項鏈的那只手,卻是不由自主地微微收攏了一些。

    宛如人的本能一般。

    半年后。

    宮聿收到了一張請柬,是封喜帖。

    但是他并沒有打開看。

    看著桌面上那抹大紅的顏色,紀安瑤微挑眉梢,不由開口問了一句。

    “怎么不打開看看,是誰送來的婚禮請柬?”

    宮聿頭也不抬,自顧自看著手里的書。

    “沒有興趣?!?br />
    “既然人家送來了請柬,就算你再沒有興趣,份子錢……卻是逃不了的,你說呢?”

    紀安瑤走上前,拿開了他手里的書,繼而伸出手指頭挑起他的下顎,讓他抬眸看向自己。

    無奈之下,宮聿只好從接過了她在自己面前揮來揮去的大紅喜帖,隨手打了開,繼而垂眸往新人那一欄掃了一眼——

    新郎是白閔琛。

    而新娘……則是安娜貝拉。

    “親弟弟的婚禮……難道你也不打算去嗎?”

    紀安瑤眉眼兒彎彎,笑瞇瞇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宮聿一貫對這樣的場合不感興趣,但到底還是被紀安瑤拉著參加了白閔琛和安娜貝拉的婚禮,反正……他本來也是打算出席的。

    就像紀安瑤說的那樣,白閔琛跟他畢竟有著血緣關系。

    婚禮很熱鬧,白閔琛和安娜貝拉邀請了很多人。

    不同于父親維克拉姆的錙銖必較、睚眥必報,安娜貝拉是個很單純的女孩,正如她曾經的身份一般,是個天真純白的小公主,她并沒有記恨于尤利斯與父親之間爭斗,反而感激于他對父親的手下留情,即便十分大度地邀請尤利斯參加了自己的婚禮。

    同樣前來參加婚宴的,除了紀安瑤和宮聿之外,還有尹媚兒和蘇成煜等人,同時還包括了閻氏一家。

    在婚禮上,閻卿羽被幸運之神眷顧,驚喜地得到了新娘的捧花。

    等到儀式結束后,閻卿羽拿著那束漂亮的捧花,找到了獨自一人站在音樂泉邊品酒的墨子胤。

    微微低著頭,閻卿羽面帶羞赧,邁著略顯猶豫的步子……款款走到了墨子胤的身邊。

    “噓……”

    看到這樣的一幕,尹媚兒和蘇成煜兩人躲在花叢后面,眼疾手快地拉住了欲要走上前找閻卿羽的閻烈,不由分說就將他拽到了昏暗的陰影之中。

    “先別過去!有好戲看!”

    挑著眉梢,尹媚兒目光爍爍,笑得意味深長。

    順著兩人的視線,閻烈抬眸看去,很快就發現了站在離閻卿羽不遠處的墨子胤,當下即便意識到了什么,就沒有繼續走過去,而是同尹媚兒和蘇成煜兩人一起躲在了花叢后面,笑吟吟地打量著那邊的狀況。

    他們三人離著墨子胤和閻卿羽并不算遠,所以就算閻卿羽說話的聲音不太響,在豎起耳朵聚精會神的情況下,約莫也能聽得見大致的內容。

    只見閻卿羽雙手握著那束嬌艷欲滴的新娘捧花,緩緩地遞到了墨子胤的面前。

    一張臉埋在胸前,根本就不敢抬頭去看眼前的那個男人。

    聲音也小得可憐,全然不像平日在職場上那番雷厲風行的模樣。

    “子胤……那個……我還是叫你子胤好了,比較習慣……可以嗎?”

    “嗯?!?br />
    墨子胤淡淡地應了一聲,并沒有反對。

    “我……我想說的是……”低著頭,像是鼓起了巨大的勇氣,閻卿羽終于把深藏已久的那句話說出了口,“你能不能……做我的男朋友?”

    垂眸看著眼前的那束捧花,墨子胤并沒有伸手接過的意思。

    俊臉上的表情甚至沒有因為閻卿羽說出口的那句告白而興起絲毫的波瀾。

    仿佛在這之前,早先一步就料到了她的意圖。

    有那么一剎,他是想答應這個女人的。

    為她的鍥而不舍,為她的直爽干脆,以及……為她開口告白的勇氣。

    只可惜……

    他終究是無法接納她的感情,無法回應她對自己的喜歡。

    “你知道的……我的心里裝不下別人?!?br />
    “我會等你的!”

    對于墨子胤這樣的回答,閻卿羽卻似乎并不意外,像是早就料到會得到這樣的答案一般,并未因此而氣餒,反而越挫越勇,忽然抬起了投來,目光灼灼地看著墨子胤冷峻的面龐,一字一頓,說得擲地有聲!

    “不管多久……我都會等你!”

    霎時間,閻卿羽驟然拔高的聲調,頓時引來了周圍不少人的視線。

    抬眸對上女人決然的視線,墨子胤神情冷淡,在眾人的竊竊私語和議論聲中,隨手從閻卿羽遞來的那束捧花里摘下了一朵玫瑰,繼而插在了閻卿羽的發絲中。

    下一秒,就在眾人以為墨子胤要答應下來,迎上前一步將她擁入懷中的時候,卻見他邁開步子,轉過了身。

    不發一言地……

    就那么走了開去。

    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不知道他這樣的行徑,是個什么意思?

    閻卿羽眸光輕爍,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的。

    明白他毫不留情的拒絕。

    也明白他對自己的溫情,盡管那樣的溫情……并未夾雜絲毫的情丨愛,僅僅是他作為朋友對自己表現出的保護,不想因此而在眾目睽睽之下,傷害到她的自尊和顏面。

    但是……得不到他的回應,她的面子又有什么好在乎的?

    “我會一直等你!”對著墨子胤漸行漸遠的背影,閻卿羽語帶哽咽,卻充滿了堅持,“一直等到……你回頭看我?!?br />
    看著這樣的一幕,尹媚兒不禁嘆了一口氣。

    覺得有些惋惜。

    盡管他們大概也猜到了會是這樣的結局,可還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身為他們,他們也希望墨子胤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而不是為了紀安瑤……一輩子都孑然一身。

    奈何他是他,他們是他們。

    很多時候……一個人堅持自己的路,并不需要別人的認可,也不需要別人的同情和憐憫,因為自己可以永遠地愛著一個人,就已經是很幸福的事情了,而這樣的幸福,他自己知道就可以。

    “呵,兩個傻瓜?!?br />
    閻烈輕嗤一聲,口吻之中透著不加掩飾的嘲諷和不屑。

    只是,不等他話音落下,就見尹媚兒回過頭來,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反駁道。

    “干嘛這么說人家?難道你不傻?!”

    面對尹媚兒的反詰和質問,閻烈勾起嘴角,只笑笑不說話。

    一雙多情的桃花眼,依然勾魂而撩人。

    眼波流轉之處,瀲滟如水的目光似是漫不經心地落在了噴泉的另一端,那抹窈窕而熟悉的倩影之上。

    “喂!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白佑霆板著小臉,滿是不快地看向邊上的一個男人,不爽地呵斥了一句。

    “就是!什么叫娶個像媽咪一樣的老婆就爽了?!我媽咪很貴的好不好!就憑你——還娶不起!”

    白佑謙同樣一臉不悅,跟著嗤了那人兩聲,對他隨口拿自己媽咪說笑的輕浮行為表達了強烈的不滿和譴責!

    紀安瑤站在一旁,看著兩個小家伙同仇敵愾一致對外,一本正經的模樣不免讓人覺得好笑,一顆心卻是瞬間盈滿了幸福感,總算有一回……覺得自己沒白生這兩個混世小魔王。

    “瑤瑤?!?br />
    忽然間,身后傳來一聲輕喚,貼著耳際,幾乎近在咫尺。

    紀安瑤下意識地轉過頭。

    便見宮聿不知何時走到了她的身邊,伸手撫上了她柔軟的腰際,繼而低下頭來,輕輕地吻上了她的唇瓣。

    “很貴是有多貴?”

    輕笑一聲,宮聿貼著她的唇瓣,低低地問道。

    “包養你……一千萬夠了嗎?……或者,一億?”

    紀安瑤微微一怔。

    隱約間覺得這句話似乎有些耳熟,好像在很久以前……有人跟她說過相同的話。

    怔忪片刻。

    當自己的呼吸被眼前的男人所淹沒,紀安瑤才恍然想起。

    這句話……

    是她和白斯聿在長大后,第一次見面時白斯聿的戲謔之語。

    而顯然,這樣的話只存在于白斯聿的記憶之中。

    宮聿并不知曉。

    *

    【全文完——】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