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掠天記 > 第586章 世雖無仙,近仙九圣
    滄瀾海龍母輕盈飛掠而來,此時的她,未帶侍女隨從,也未乘鳳輦寶駕,只是孤身一人踏空到此,鵬五與渾天二老見了,對視一眼,便也沒有讓守御在扶桑山前的孤刃山妖兵妖將阻攔,由那滄瀾海龍母徑直落到了扶桑山山腳,然后向著扶桑山內送入拜貼。

    一道玉符化作靈光飛向扶桑山內,滄瀾海龍母手按小腹,安靜等待。

    這一幕,便連鵬五與渾天二人都有些震驚,更別說布守在山角的孤刃山妖兵妖將以及扶桑山人馬了,滄瀾海龍母何等身份,背后便是那統御四海與神州大宗齊駕并驅的滄瀾海龍宮,不說是這天下身份最尊貴的一等人兒,也差別不了太多了,可此時竟以晚輩之禮覲見。

    見此一幕,他們都暗中警惕,卻無一人現身問話,要看龍母是何來意。

    “忙著呢,沒空……”

    龍母的玉符遞了入了山間,久久無言,最終卻只有這么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聽到的人都有些無語,知道這是那扶桑神木的聲音。

    滄瀾海龍母卻也不生氣,只是微微一笑,回道:“知道老前輩在施展無上神通,為那人族修士還魂,魅兒自幼修行分神大術,對神魂大道也算有點心得,自忖幫得上前輩一個小忙,不如前輩就放魅兒進去,為這人族修士施展大術,也算幫妖族避免一場大禍如何?”

    聽到了這里,鵬五與渾天對視了一眼,目意深遠,不太明白這龍母是有何打算。

    而那扶桑山內,根伯的回答更干脆:“不用,老頭子搞得定,你過上一兩年再來吧!”

    “呵呵,老前輩確定不想讓我進去嗎?”

    滄瀾海龍母微微笑了起來,也不說其他的,只是身形卻緩緩升上了高天,直直到了三百丈之高,目光這才朝著一個方向看了過去,她目光落處,本是虛無縹緲,空無一物,但也就在這時,那虛無縹緲的地方,忽有一道陰風刮過,赫然露出了一個正快速飛掠的人影來。

    方行!

    其目意所指,正是腳底抹油溜的飛快的方行。

    在看到了方行時,滄瀾海龍母已經微笑了起來,雙目微微一凝。

    正背著一個大包袱貼地急竄的方行心里便忽然一凜,急忙轉頭看了過來,這一看之下,卻只嚇的魂不守舍,“哇”的一聲怪叫便翻身栽到了地上……在他轉頭之時,赫然看到了一頭生長了九顆腦袋的怪鳥,直如天地一般巨大,惡狠狠向著他撲了過來。

    方行如今的修為已然不低,實力更是足以傲視一眾小輩,可在面對著這只九頭怪鳥之時,赫然感覺到了一種天大地大,都護不住自己的感覺,心神霎那間大亂,別說施展那道掩息術,連飛掠之勢都控制不住了,直接便在地上栽了個狗吃屎,翻身跳起就要玩命……

    不過目光落處,卻見虛空緲緲,空無一物,這才省悟過來,自己剛才看到的竟然只是幻象,乃是某個存在對自己形成的精神上的威壓,就跟自己看向修為比自己弱的人時,對方會產生看到了三頭六臂兇神虛景同樣的道理,只不過這樣一來,更震驚于對方神魂之強。

    他直到此時,都不知道哪一環出了錯處,不過心里卻明白,這回惹上了一個厲害的。

    就連面對孤刃山元嬰老祖鵬五的時候,他都沒有產生過這種恐慌感??!

    “誰?誰算計的小爺?給我出來!”

    提起了兵器,背著大包袱,方行警覺的四下喝問起來。

    但喊了幾嗓子,卻無人影出現,方行心里也遲疑了起來。

    也就在此時,扶桑山方向,忽然傳來了一道強烈的氣息,一閃而逝,讓人心驚肉跳。

    “有高人出手!”

    方行眉眼登時一凜,聯想到了根伯身上,他心里明白,適才看向了自己的那道目光,絕對不是普通人,其危險氣息甚至比自己見到過的普通元嬰還強,心想這樣竟然有這樣一個厲害人物盯上了自己,此時像是已經出手,難不成為了根伯這個老王八蛋替自己出頭了?

    一時間心里卻是又驚又怒,猶豫得幾番,心里暗自做下了決定:“根伯那老王八蛋好像就只剩個空殼子了,跟人斗也斗不過,既然這道目光盯上了我,就是在警告我,他已經注意到了我,恐怕我就算逃也逃不掉了,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回去跟她談談……”

    ……

    ……

    “小丫頭,你哪里來的膽子?”

    就在滄瀾海龍母一眼看向了方行時,扶桑山內,也赫然有一個慍怒聲音響起。

    “嗖!”

    與此同時,驟有一物自扶桑山內飛了出來,于霎那間撕裂了虛空,化作一道綠芒從龍母身邊飛了過去,便是滄瀾海龍母,在這一刻也臉色驟變,她輕輕抬手,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耳垂,原本戴在耳垂上的一個冰藍色吊墜,此時已然被劃成了兩半,悄然落在她掌心。

    而后她回頭,便看到自己身后,一片銅錢大小,呈橢圓形,邊緣生有細齒的葉子正在悠悠飄落,異常完整,沒有半分損傷,而在她眼前,則有一道虛空裂隙自扶桑山橫亙至她的身前,尤如一道可怖的傷口……劃在了天空,將天空割裂的如此恐怖的傷口……

    這一道傷口,只是一片葉子輕輕劃出來的。

    甚至只是無意之舉,只因為扶桑山內的人要給她警告,便隨手拋出了這樣一片葉子,又因距離太遠,葉子太輕,因此那人附著了一點神通……而因著這一點神通,這葉子在向她飛來的過程中,神威散發,便將虛空割裂了開來,生成了一道天淵,橫亙虛空。

    “果然是你!”

    滄瀾海龍母微微笑了起來,不再理會那個距離她已有千里之遙的少年,而是垂首,緩緩向扶桑山內走了下來,嘴角帶著一絲笑意,笑意之內,又似有一道冷意。

    鵬五與渾天見狀,微微意動,對視一眼,便做下了決定,想要飛來阻攔龍母,但是此時,扶桑山內已經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小丫頭,你雖然按著古禮,向我遞了拜貼,但老頭子我還沒有答應你可以入內,你就這般直闖我的道場,就不怕老頭子殺了你么?”

    滄瀾海龍母在此時笑的異常輕松:“反正只是一個分身,老前輩想殺就殺好了!”

    扶桑山內的聲音道:“若是連你真身也斬了呢?”

    滄瀾海龍母也是做了奶奶的人,此時卻笑的像個小女孩般嬌憨:“我的真身在血池跟隨我的兄長修行呢,老前輩要斬我真身,可得先與我兄長過過招才行……”

    “哼,當我不敢么?你進來吧!”

    扶桑山周圍,忽有一道光芒涌現了出來,所有的禁制如冰雪般消融,布守在山外的妖兵妖將也被一股龐大卻沒有傷害力的力量送到了一邊,在滄瀾海龍母身前,赫然出現了一道大道,直直通往扶桑山的一處……那里赫然便是扶桑山的道宮,最為尊貴之所……

    根伯小小的個頭,此時卻拄了拐,背著一只手,立身在道宮前,目光淡淡望了過來。

    “見過前輩!”

    滄瀾海龍母盈盈來到了根伯身前,施了一個小輩見長輩的禮數。

    根伯個頭不高,此時卻站在了道宮最高的石階上,好讓自己可以居高臨下看著滄瀾海龍母,見這女子謹守晚輩之禮,雖然明白這是此人以晚輩自居,好讓自己這個長輩不好意思欺負她才做出的樣子,心里倒也舒坦,便只冷哼了一聲:“你知道我是誰?”

    滄瀾海龍母倒也不懼,微微笑道:“先前只是知道妖地有您這樣一個人,也是剛剛才確定而已……四年前南瞻玄域開啟,因爭奪機緣而引發浩蕩大亂,堪稱南瞻之劫,有來歷神秘之蓮女現身,與現今天下最強的九人簽訂了九天之盟,那九人修為之高,遠非各大宗宗主與他們背后的隱居長老可比,自此世人便流傳一個說法:世雖無仙,近仙九圣!”

    “意為如今的世間雖然沒有仙人,卻有九名最接近仙人的圣人存在,只可惜那九名圣人沖向九天之時,氣息浩蕩,無人可以看到他們的真面目,只能通過他們當時出現的方位判斷他們的來歷,事后無數人猜測這九名圣人的身份,卻也只知其中有三人乃是神州的大圣,二人是魔淵的長老,另外四位身份不明,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其中便有一人,乃是來自妖地!”

    “晚輩此次到妖地來,一為那妖地于神州立道之事,二為我夫君隱疾,此外第三……或者說最主要的目的,便是想找到這位妖地的圣人,好好參拜一下了……呵呵,晚輩很幸運,也沒有花費什么力氣,便猜到了圣人的身份,之前大膽試探,您也等若是承認了……”

    說到了這里時,她抬起頭來,笑盈盈的看了根伯一眼,而后第三次施禮,盈盈拜倒,聲音清柔:“羽魅兒拜見神木大圣,此前無禮試探,還望您老恕罪則個……”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