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神醫嫡女 > 第1157章 求見玄天華的人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htmzcl.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文弱書生此時正端著本書像模像樣地看著,只是在聽到身邊書童說了這話后,目中精光一閃,那一身文弱氣息立即消失不見,轉而換上的,是一臉毒辣和滿身陰霾之氣。

    “沒用了嗎?”書生冷哼一聲,“也罷,不過就是幾只出頭鳥而已,沒什么大用。端木先生說了,能攪得大順內亂就去攪,要是攪不動,那也損失不了什么?!?br />
    “不過聽說他們在朝堂之上,已經把咱們想透過他們的嘴說出來的事給說了?!睍碚f,“既然他們已經提出了對八皇子的質疑,那咱們的計劃是不是可以繼續進行了?”

    “當然?!睍幧ζ?,“去,把這事兒給散布出去,就說當初大順匆匆忙忙葬了的八皇子,根本就是一具沒有臉的尸體。而事實上,那根本就不是八皇子,只不過是一具不知從何處弄來的尸體罷了。去傳吧!咱們就是要大順亂,就是要民心不安,越亂,本王越高興呢!”這人說著話,伸手往臉上一抹,一張薄如蟬翼的面具從臉上就脫落下來。正是那在步聰之后潛入大順京都的宗隋三皇子,李廣。

    京中一個小宅院里,冬櫻拉著小寶從外面回來,手里大包小裹地拎了好多東西。小寶很高興,一邊走一邊沖著院子里的鳳粉黛喊道:“姐姐,我跟冬櫻姐姐買了你最愛吃的棗子糕,小寶一直揣在懷里拿回來的,熱乎著呢!姐姐快吃?!?br />
    孩子跑到粉黛身前,獻寶一樣地把懷里揣著的一袋子棗糕拿了出來,往粉黛面前遞過去。糕點上有油,浸透了油紙袋,沾到粉黛的衣裳,她習慣性地皺了眉,就準備斥責小寶,冬櫻見狀趕緊道:“小姐,小少爺怕棗子糕冷了不好吃,一路上都是在懷里揣著,可是細心呢!小姐快嘗嘗吧,小少爺也是一片好意?!?br />
    粉黛原本想要出口的喝斥就收了住,看著那已經在懷里擠得有些變形的糕點,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她現在還是對小寶不太好,三五不時就要打上兩下,每天三遍罵更是少不了的??墒沁@孩子也不知是為什么,根本就不記仇,不管她怎么打怎么罵,當時是怕了,可是過不了多久就又會撲到她身前來,甜甜地叫著姐姐姐姐,還總會把他認為最好吃的最好玩的都送來給她。

    冬櫻曾對她說,這就是親情,不管怎么說都是血脈相連的??渗P粉黛不信,什么血脈相連,鳳家那些個孩子哪一個跟她不是血脈相加,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還不是互相算計著對方的生死,一直到今日,還活著的也基本是老死不相往來了??墒窃傧胂?,如果這孩子原本就是鳳瑾元的種,那跟她到還真是親呢!一個爹一個媽,可是比鳳家的那些個姐姐妹妹親得多??上?,如果這孩子不是鳳瑾元的種她還能待他好一些,若真是鳳瑾元的種,她就惡心得恨不能把人給掐死。

    鳳粉黛心中總有思量,小寶就愣愣地看著她發呆,看著她面上表情現了狠厲,不由得后退了兩步。他知道,這是姐姐要發火的前兆了,他得盡量的避開,以免再挨打。

    冬櫻護著小寶,小聲對他說:“小少爺先回院子里去,這個點心奴婢來幫您交給小姐?!?br />
    “躲什么?就在這兒坐著吧!”鳳粉黛回過神來,聽到冬櫻的話,不由得搖了搖頭,將腳邊的一只小板凳往前踢了踢,“小寶,坐下?!?br />
    小寶乖巧地坐了下來,他就是這樣,哪怕知道姐姐有可能會打他,他也愿意坐到姐姐身邊,因為這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親人,他始終認為姐姐只是心情煩悶才會打罵于他,平時心情好的時候,對他還是不錯的。他不能離開姐姐,哪怕被打死,這也是他的姐姐??!

    小手又向著粉黛遞了去,手里捏著一塊兒棗子糕:“姐姐,吃?!?br />
    鳳粉黛把糕點接過來,伸出手往小寶頭上揉了揉,這動作讓小寶十分開心,笑得甜甜的。

    粉黛心里就有些發酸,她問冬櫻:“聽說御王妃離京了,可知道她去了哪里?”

    冬櫻說:“聽外頭的人說是去了冬界,很多百姓都在傳著呢!說御王和御王妃感情深厚,就算是上戰場兩人也一定要一起去?!?br />
    粉黛聳聳肩,感情深厚??!還真是深厚呢!生要一起生,死要一起死,可她為何就等不來這樣一個人?

    冬櫻跟在她身邊時日太久了,只看鳳粉黛一個表情就能知道這人心里在想些什么,此時不由得嘆息道:“其實也是有人愿意跟小姐同生共死的?!?br />
    “你是說玄天琰嗎?人家是皇子,跟我同生共死干什么?”鳳粉黛吃起棗子糕,提起玄天琰來面上沒有一絲表情變化,可是心底卻還是有一層陰郁掠過,輕輕的,不著痕跡。

    “聽說五殿下府上的側妃十分受寵,他還抬了幾名通房入府,小姐您……就沒有什么打算嗎?”她本是想問粉黛就不生氣不吃醋嗎?可是一看粉黛這副表情就知道,這位小姐的心腸實在是太硬,以至于硬到連醋都不會吃。她愛的只是她自己,從來都不是五殿下。

    “沒有?!兵P粉黛冷冷地道:“就算有打算,那打算也是不會有他玄天琰參與進來的。我跟他之間,早就沒有任何關聯了,以后他的事莫要再提吧!”她給小寶遞了口水,囑咐他:“吃慢一點,小心噎到?!?br />
    突然就想起很多年前,五皇子向她提起婚約之時,她跟那時還活著的韓氏上街采買,就遇到了黎王府的一名側妃。當時她可是氣到不行,可是為何現在卻一點都不生氣了呢?因為沒有感情了?不對,她從來沒有多愛過玄天琰,她想要的,只不過是一個皇子正妃的名頭而已。想來想去,之所以不再生氣,應該是心境不同了吧!現在沒了從前那份攀比與虛榮之心,是不是皇子正妃已經沒有那么重要了。她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鳳羽珩,哪怕用盡畢生之力到頭來終還是要被其壓在身下,那么既然這是命中注定的,為何還要再爭呢?

    沒有了爭搶之心,便也失了吃醋的力氣,黎王府是不是有了別的女人,于她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她收回心思,不再去想那些過往之事,但聽得門外大街上似有喧嘩,便吩咐冬櫻說:“出去看看,人們在吵鬧些什么?”

    冬櫻依言去外頭打聽,過了一會兒再回來時,面上就帶了些許凝重的表情。她對粉黛說:“小姐,奴婢剛剛帶小少爺出去買點心時就聽說了一件事,說是朝堂之上有人對當初八皇子的死提出了質疑,原因是八皇子下葬時全臉都毀了,根本分辨不出尸體究竟是誰。奴婢原本沒當回事,卻不想消息傳得這么快,現在外頭的人竟然都在議論開了。而且不僅如此,奴婢聽人說現在甚至已經有人到衙門口去擊鼓告狀,說他們家前段時日新下葬的墳墓一夜之間就被挖了,原本以為是被野獸給刨的,可是八皇子的事一傳出,他們就懷疑那假的八皇子就是他們家新墳里的人,要求開棺驗尸呢!”

    “什么?”粉黛大驚,“居然還有這樣的事?”她再想想,覺得事情有些荒謬,“不可能是假的!那件事是七殿下處理的,七殿下那樣的人怎么可能說謊做假。只怕是有人故意拿八皇子的死來做文章吧!”她告訴冬櫻:“去把站在咱們家門口大聲喧嘩的人趕走,我不愛聽他們嘰嘰喳喳的?!?br />
    她起身回房,心里卻很不是滋味。八皇子的事被重新提起,總會有人在這其中淪陷進去,這一次,會是誰呢?她心中有隱隱的擔憂。

    刑部許竟源親自處理這起事件,擊鼓之人被帶至刑部公堂,那是一對年近五十的夫婦,一到了公堂之上就開始痛哭流涕,說自己的兒子數月前死于肺病,他們親手將兒子葬了。因為家里太窮沒錢買棺,就用一張席子卷著,淺淺地墳到京郊的山腳下??墒菦]過多久,卻發現那墳被刨了開,里頭的尸體也不見了,他們以為是被野獸叨走,還大哭一場??墒墙袢章犝f八皇子入殮一事,就覺得蹊蹺,因為時間上差不多,就是兒子尸體發現丟失的次日,那無臉的八皇子就下了葬,這讓他們不得不懷疑。

    堂外聽審的人聽了這樣的訴狀,紛紛議論起八皇子死亡的真實性,甚至有人大膽地猜測起,八皇子有可能還沒有死,皇家不過是用一具沒有臉的假尸體來蒙蔽大眾,八皇子一定還活著。

    一時間議論紛起,哪怕許竟源怒擊驚堂木,依然止不住百姓們的諸多猜測。好久沒有被提起的八皇子又重新以這種方式回到了人們的話題中,許竟源覺得這個事情怕是有些控制不住,定是有人在幕后操控著事態的演變??墒悄遣倏刂?,究竟是誰呢?

    ……

    一路疾行,七皇子玄天華所率領的五十萬大軍終于在這一晚經過了福州,繞到了賓城南城門十里之外。

    夜幕之下,他吩咐大軍扎營,帥帳才剛剛扎起,甚至里頭都還沒來得及布置呢,一名將士就小跑著到了近前,行了禮道:“七殿下,外頭有一名女子求見!”

    


    
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