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神醫嫡女 > 第686章 想容的宮宴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htmzcl.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姚氏的變化在文宣王妃心中早就是已知數,最初她也不是沒勸過,可勸來勸去,卻發現姚氏根本就無心回到從前,那種“女兒不是以前的女兒”的想法已經在她心另根深蒂固,任誰也無法剔除去。

    曾經她以為那是姚氏中了離魂散之后產生的執拗邪念,可后來竟覺得那根本就是姚氏心中本來就有的想法,只不過從前沒有膽子也沒有魄力爆發出來,后來借著離魂散還沒過勁兒的勢頭爆發了出來。許是姚氏覺得把事情說出來了心里更痛快,所以待離魂散藥勁兒全過,她依然不肯醒悟。

    對于文宣王妃來說,她現在其實是不太想見姚氏的,有點躲著她。若不然,以她們之間的姐妹情誼,姚氏若是住到別院去,她怎么也會常過去看看,現在卻是敬而遠之??上?,躲還是沒躲得及,今日姚氏上門,從她這里要走了一份月夕宮宴的請貼,說是給自己的女兒,她立即就想到了那個跟據說跟鳳羽珩長得一模一樣的姑娘。

    丫鬟勸她:“王妃別再為旁家的事傷神了,回頭公主知道您又為別人操心,又該不高興?!?br />
    文宣王妃嘆了口氣,點點頭,不再去想姚氏。

    在鳳粉黛以七皇子為借口結識了封昭蓮之后,封昭蓮到也真是每天都往鳳府跑,與粉黛喝茶吃點心,同時也說著七皇子的種種事跡??上?,粉黛對于七皇子那也是所知甚少,以前還能借著想容說出些門道來,可想容跟玄天華之間也不過那么爾爾交集,講了兩三天,還能再講出什么?慢慢的,話題就冷了下來,變成了粉黛一味的渲染七皇子有多脫凡出塵。

    封昭蓮面上聽著,心里笑著,只道這鳳家小姐要行這等編排人的事,也不說好好做做功課,這嘴皮子照她二姐姐可是差了太遠了??!就是不知,她將自己引入鳳府,究竟是為了什么?該不會真是用她來打壓那鳳想容吧?封昭蓮想,該不是這樣白癡的理由,她且在觀察觀察。

    不過說到那鳳想容,他不是沒見過,鳳羽珩剛回來時一起吃過飯的??赡菚r他沒見過七皇子,更不知道鳳想容跟七皇子之間這檔子事,所以一頓飯下來,壓根兒就沒正眼瞅人家。如今想來,卻是連想容長得是什么模樣都記不清了。

    “粉黛妹妹可否帶我去見見府上那位三小姐?”封昭蓮提出請求,“聽你說了這幾日,我對她可實在是有些好奇呢?!?br />
    粉黛點點頭,“當然可以?!彪S即問冬櫻:“可日三小姐可曾在府?”

    冬櫻立即到:“在府呢!奴婢早上還聽三小姐院兒里的丫鬟說為了籌備月夕宮宴,三小姐今日起不再出門?!?br />
    “哼?!狈埙觳恍嫉氐溃骸八挂灿匈Y格去參加宮宴,真不知道是鳳羽珩給她的臉面,還是四殿下給的機會?!闭f罷,又看向封昭蓮,別有用意地又說了句:“當然,也有可能是偷偷的又去狐媚了七殿下?!?br />
    封昭蓮到是不管這些,攛掇著粉黛帶他去見想容。粉黛也不含糊,當即就起身,拉著人往外走。

    偏巧今日鳳瑾元也在府里,而且一早就聽說蓮姑娘來了,此刻就站在前院兒干等。冒然沖到女兒的院子里不太好,但這前院兒卻是封昭蓮離府時的必經之路,他就在守著,不信守不到人。

    正想著,一抬眼,卻見粉黛伴著一個絕美的紅衣女子已經在朝這邊走來。鳳瑾元有些緊張了,手心都冒汗,一種初戀的感覺又在心中騰騰升起,讓他一時間竟有些手足無措。

    粉黛也早看到鳳瑾元在這邊,不由得勾起唇角暗道不錯,她就是要讓鳳瑾元看到她與封昭蓮交好,這樣,才能讓這位父親不再去想著巴結鳳羽珩,轉而繼續聽她的。雖說鳳瑾元這里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可她到底是沒出閣的大姑娘,將來勢必要從鳳府出嫁。如果鳳瑾元不給她長臉,她嫁得也實在是不風光體面。

    思緒間,鳳瑾元已經奔著這頭來了,封昭蓮翻了個白眼,很是嫌惡地往粉黛身后躲了躲,說了句:“就在那兒站下吧!男女授受不親,鳳老爺自重?!?br />
    鳳瑾元尷尬地站在原地,搓著手陪笑,“蓮姑娘,你來了?!蹦菢幼訕O盡的諂媚,連粉黛看著都想一腳把這人給踢死。

    封昭蓮更是不客氣,“你是哈巴狗嗎?怎的看著我還流口水?”

    鳳瑾元趕緊往嘴巴上抹了一把,的確是有些濕潤。他亦有些不好意思,可目光卻依然直勾勾地盯著封昭蓮??匆谎凵僖谎?,能這么近距離的看著心上人,對鳳瑾元來說是很奢侈的事。

    粉黛也有點兒看不下去了,瞪了鳳瑾元一眼,道:“父親有事嗎?若沒事的話快些讓開,我們要去找三姐姐說話?!?br />
    “恩?”鳳瑾元一愣,“找她干什么?”

    “女兒家說女兒家的話,你一個當爹的怎么什么都管?”封昭蓮煩鳳瑾元煩得不行,用胳膊肘撞了下粉黛:“你們家里沒有女人嗎?怎么你爹一副幾百年沒見過女人的模樣?”

    粉黛無奈地道:“有位主母,還有個二夫人,可惜都幾個月不在府上。我父親到是有心再納一位紅顏知己進來,就是不知道哪位紅顏愿意進鳳府的門?!闭f完,也不管鳳瑾元還攔在前頭,拉著封昭蓮就硬往前撞。

    鳳瑾元總不好意思跟自個兒的女兒撞個滿懷,趕緊就閃到了一邊,二人這才得以逃脫。而封昭蓮再回頭時,卻是故意大聲地說了句:“過幾日我就要去參加月夕宮宴了,粉黛妹妹,你們家里都有誰去呀?”

    兩人一邊聊著一邊走,留在原地的鳳瑾元卻被這句話給撓得心里直癢癢。月夕宮宴,蓮姑娘要去參加月夕宮宴,那曾經是他也有資格去的場合??!然而現在卻只能在府里望而興嘆。

    他無奈地搖搖頭,心里卻不甘地想著,能不能有什么辦法讓他也再進宮一次?

    想容的院子里,房門緊閉,今日安氏到了繡品鋪去,她一個人留在屋子里,屏退了所有下人,手里卻捧著一件衣裳猶自傷神。

    那是當年七殿下送給她的,也是讓她去參加宮宴,這衣裳她從來都舍不得穿,一直留著,安氏平日里看得緊,看都不讓她看??墒墙袢账側滩蛔∫堰@衣裳拿出來,只一眼,一幕一幕的回憶就都浮現在眼前。她坐船,落水,被人所救,七殿下伸出來的手,關切的為她披上披風,所有的一切安氏讓她全忘了,可是誰又知道,這些事情埋在她心里,無論如何也忘不了。

    想容站起身,把這衣裳在身前比量了一下,卻明顯的短了一截兒。她苦笑,這個年齡長得快,春天做的衣裳秋天都穿不得,更何況是跨了年的。她有些恍神,十二歲了,姨娘說已經到了該議親的年紀,一般人家的女孩子十二歲便會有人上門說親,以便好好挑挑選選??上P府家道中落,以至于她們這些本來就不太能上得去臺面的庶女就更是無人問津,人們躲鳳家都躲不及,又怎么敢上門來求娶鳳家庶女?

    她到是曾經得過皇上恩準,婚配自主,由不得鳳瑾元打她的主意??墒亲灾髯灾?,她認得的男子一只手都數得過來,她又能上哪里去自主?安氏催過很多次了,也向她提了幾戶平常人家,總說女兒出嫁不求富貴,只求安穩,大門大戶妻妾成群,縱是有再多權勢,亦不出小戶人家平安喜樂。

    想容不是不知道這個理,可是這人啊,尤其是女人,一旦心里頭住進去一個人,就很難再去接受另外一個??偛怀勺屗龑⒕??也不是沒想過將就的,卻怎么想都不甘心。與其將就,到不如一輩子不嫁,教那四皇子繡一輩子的花好了。

    她賭氣地把衣裳扔到桌上,不愿去看,卻又忍不住去把它折好,生怕弄怕一點點。

    到底是放不下呢,想容想,這輩子,再難有另外一個人能走進她的心了吧?

    房門被人從外敲起,丫鬟山茶捧著個紙包袱走了進來,后頭還跟著個下人,手里捧著只木盒子。待到她面前,山茶說:“小姐,這是平王府差人送來的,說是給小姐參加月夕宮宴時穿的華服。還有這盒,是平王殿下為您選的首飾?!?br />
    想容這才把那捧著盒子的人認出,那不是平王府的丫頭么。她苦笑,“你們殿下到是有心了,不過我穿什么華服啊,柜子里還有好些個沒上身的衣裳,選件合適的就行了。至于首飾,我也不缺,你都拿回去吧?!?br />
    那小丫頭一臉陪著笑說:“三小姐,您就可憐可憐奴婢,別讓奴婢拿回去吧!您也知道殿下那個脾氣,他好不容易有興致給您選了衣裳首飾,您要是不收,他到是不敢拿您怎么樣,可是奴婢就要倒霉了呢。好小姐,您就收下吧!”

    這丫頭到是會摸想容的脾氣,幾句話,說得想容的確心軟,緊接著又聽那丫鬟道:“三小姐還不知道吧?這次月夕宮宴,皇上下了旨,特準我家四殿下也能入宮去一聚呢!殿下說了,您是他的師父,席間皇上一定會問他學的如何了,到時候也一定會注意到三小姐。所以,三小姐就沖著這點,也就穿好一些吧!就當是幫著咱們殿下捧捧場面?!彼贿呎f一邊把那衣裳打了開,“這上面還有殿下親手繡的小花呢?!?br />
    想容撫額,她不說這話還好,一說有玄天奕親手繡的東西,怎么就有一種不詳的預感呢?

    


    
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