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神醫嫡女 > 第375章 她知道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女兒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htmzcl.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虛天窟很大,鳳羽珩算計著,她推著玄天冥在里面已經轉了至少兩個小時,可還沒轉過這虛天窟的三分之一。()

    山體上無數甬道,每條甬通都通往一個新的洞窟,她實在走不動,干脆停在一個臺階處坐了下來。

    玄天冥笑她:“也不知道是誰誓言坦坦地說要把這虛天窟都逛一遍,這才多一會兒工夫就受不了了?!?br />
    她干脆也認了慫,“誰成想這里這么大??!”一邊說一邊抹汗,“大冬天的,又是陰涼的山里,居然還走了一頭的汗。這地方要是能一直留存到后世,都能申請世界遺產了?!?br />
    “什么?”他又沒聽明白,這丫頭說的話他總聽不明白。

    鳳羽珩隨口解釋道:“就是說這里很壯觀,舉世矚目?!睙o意在這個話題上再做糾纏,鳳羽珩伸手去扯玄天冥的袍角,“有個事情,關于煉鋼的,你幫我拿個主意?!?br />
    “你說?!彼嗾?。

    “還是關于技術保密的事。雖說可以劃分流水線作業,每個環節我都親自來盯。但我畢竟不是專業的匠人,有很多地方我不懂,所以,身邊必須得有一個匠人全程跟著。也就是說,這一套煉鋼術,說到底還是得傳給一名手藝人,這樣才能保證煉鋼順利進行??墒沁@樣的人,上哪里找呢?”

    玄天冥也在合計著她的話,“這人不但手藝要好,還得對大順絕對的忠心……你看我行嗎?”

    “你?”鳳羽珩震驚了,“你會打鐵?”

    玄天冥點頭,“少時曾癡迷過一陣子,皇宮里的鐵匠師傅被我纏著教了我整整一年。一年之后,我自己制鐵,自己打器,第一柄劍做成之后,那鐵匠師傅居然去跟父皇請辭,理由是,一個皇子都比他打鐵打得好,他實在沒臉再在宮里混飯吃了?!?br />
    鳳羽珩撫額,“人家說得沒錯。當主子的什么都會,還要奴才干什么?你給人留條活路不行嗎?”不過……“你會打鐵,那就太好了!玄天冥,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用愁了!”

    玄天冥點頭,很是得意地等著這丫頭再夸他兩句,心里琢磨著接下來要扔出去臺詞就是:珩珩放心,有為夫在,什么都不怕。

    可是他媳婦兒卻沒了下文,不但沒了下文,人家甚至連瞅都沒再瞅她,正低著頭,手里拿了只她慣用的那種奇怪的筆,還有一個奇怪樣式的本子在寫寫畫畫。

    玄天冥抽了抽嘴角:“你這些東西從哪兒拿出來的?”

    她理所當然地說:“袖子里?!?br />
    他嘴角抽得更厲害。鳳羽珩的袖子!哼!早晚有一天、就是她嫁給他的那一天,一定要把她的袖子好好的檢查一遍。

    鳳羽珩還在奮筆疾書,不一會兒的工夫就寫了滿滿一大篇子,然后又在袖子里掏了掏,掏出另外幾張紙來,而后揚音道:“班走!”

    黑影一閃,班走站到了二人面前。

    她將本子上寫滿的那一頁扯了下來,再將另幾張紙一齊遞過去給他:“這些東西你親自去采辦,記住,所有東西一定要買好的?!闭f完還不忘囑咐:“不是說貴的就是好的,你要看清楚質量?!?br />
    班走看了看幾張紙上寫的東西,全部都是一些匠人用具,專業性還挺強,他想了想,跟她說:“最好能帶個鐵匠師傅一起去?!?br />
    鳳羽珩點頭,“行,你到熔爐地去挑一個吧,總之,東西盡快買回來,一定要齊全?!?br />
    “主子放心?!痹傧胂?,又道:“我再調兩名暗衛在你身邊?!?br />
    “不用不用?!兵P羽珩連連擺手,“我這些日子哪里都不去,就只在大營,時時刻刻都跟你們家殿下在一起。有幾萬將士在,你還怕什么?!?br />
    班走一想也是這么回事,便不再多說什么,閃身走了。

    鳳羽珩跟玄天冥說:“等班走把東西采辦回來,我想,咱們倆個先試一次,從頭開始,一步一步的都親自來,看看經由你的手法,這煉鋼的難易程度究竟如何?!?br />
    玄天冥也是有些期待,摩拳擦掌地就準備再跟她問問煉鋼到底需要怎么做,他好提前做些準備??稍掃€沒等開口呢,就見一個將士匆匆地跑了過來,也來不及行禮,急聲道:“將軍,縣主,快去看看吧,姚夫人的病又犯了!”

    兩人匆匆而回,待到姚氏所在的營帳前時,就聽到里面傳來姚氏凄厲的大喊:“我受不了了!點心!給我點心!”

    她腳步頓住,心里狠狠地揪了一下。

    玄天冥拍拍她的手背,“快進去看看,別多想?!?br />
    她也知道眼下不是多想的時候,推著輪椅就進了營帳里頭。

    此時,忘川黃泉正合力將姚氏抱住,習武之人力氣大,可即便是力氣大,還是被發了瘋的姚氏給折騰得滿頭大汗。而其它的丫頭根本就近不了身,清蘭就只能在邊上干著急的抹眼淚,一點辦法都沒有。

    一見鳳羽珩來了,眾人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忘川道:“小姐快來看看夫人,奴婢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br />
    她輕嘆,其實她也沒有辦法,可這話卻不能說。

    黃泉問:“夫人醒了好一陣子了,吃了點東西,要不就讓夫人繼續睡著?”她知道鳳羽珩總會給姚氏打一種針,打了之后姚氏就會沉沉睡去,最少也能睡上幾個時辰。

    鳳羽珩沒說什么,走上前,自袖子里將針盒拿了出來,又像平常一樣將針劑推注進去,然后再把那盒子塞回袖口。

    誰也沒心思去想她是怎么把那么大一只盒子塞到袖子里的,人們都在等,等姚氏再像從前一樣昏睡??墒沁@一次也不怎的,針都打完快半柱香的工夫了,姚氏卻還是十分精神,還在叫著鬧著,但是明顯的比之前的瘋勢要輕緩了許多。

    忘川不解,還以為姚氏的病情加重了,擔憂地問:“現在不能讓夫人睡了嗎?”

    鳳羽珩搖頭,“不是針劑不管用,而是我給母親打的根本就不是那種讓她昏睡的針?!?br />
    “???”黃泉小吃一驚,“可是如果不睡,夫人這樣子能行嗎?”她一邊說一邊上前去給姚氏擦汗,幾次都險次被姚氏咬到了手。

    鳳羽珩輕嘆著搖頭,“不行也得行,總昏睡不是辦法,人的身體抗不住的?!彼灰а烂疃耍骸鞍讶巳矫薇焕?,再用繩子綁到床榻上!”

    兩個丫頭沒反應過來,愣愣地看著鳳羽珩。她無奈,只得再說一遍,卻被黃泉抗議:“那怎么行?”

    “必須要這樣?!边@一次,鳳羽珩的態度十分堅決?!拔腋嬖V你們,想要戒掉離魂散,這是最直接的辦法。趕緊動手,剛剛的針只能緩解一小會兒,藥勁兒過了之后你們就綁不上了?!?br />
    “聽小姐的吧?!蓖ㄖ鲃娱_口,“黃泉,去拿被子?!?br />
    黃泉抱來棉被,把姚氏強行裹住,再用繩子將人固定在床榻上。姚氏的眼里閃過一絲驚恐,可很快就被渾濁所替代,人還在拼命的掙扎,卻無論如何也掙不開那些捆緊了的繩子。

    鳳羽珩走到床榻邊,就坐在那里,不停地跟她說話,從西北的生活,一直講到她們回到鳳府。說起鳳家人情淡薄,說起鳳瑾元真不是人,說皇上早就應允姚家子嗣可以科考,也說起鳳子睿在蕭州念書門門功課都是第一名。最后,她說:“阿珩想過了,待娘親病好,就送您到蕭州去,讓子睿在您跟前,承歡膝下?!?br />
    一提到子睿,姚氏的眼中明顯的閃過一絲清晰的神彩。鳳羽珩抓住這個機會,急聲道:“娘親,這個離魂散沒有更好的辦法解除,您必須得挺著,熬過了這一關,就全好了。娘親,為了子睿,您可一定要好起來!”

    姚氏的反應越來越強烈,就聽她拼著力從已經嘶啞的嗓子里擠出一出一句話來:“真的,可以去蕭州陪子睿?”

    她點頭,“真的,只要娘親能挺過十次發病,阿珩保證您可以痊愈,即刻便命人在蕭州那邊買好宅子,送您過去?!?br />
    這個信念就像強心劑一樣注入姚氏的心里,她頭腦不清楚,但卻把“能陪著子?!边@句話突顯出來。滿腦子都是這一個念頭,滿心都想著去蕭州陪子睿。原本掙扎不停的身子也停止了扭動——“好,為了子睿,為了我親生的孩子,我一定要撐過去?!?br />
    鳳羽珩能看得出來,她是在硬撐著不讓自己爆發,全身都在哆嗦,牙關緊咬,額上都崩了青筋。

    她不停地鼓勵姚氏:“對,就是這樣,娘親做得很好?,F在的一切苦難早晚有一天會結束,等你好了,咱們就去蕭州!”

    大約半個時辰之后,這一輪毒癮總算是被強行壓制下去。姚氏再受不了,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鳳羽珩松了口氣,囑咐丫頭們好生照看著,然后再不多留,推著玄天冥就出了營帳。直到呼吸到大山里的空氣,這才覺得身心順暢了些。

    玄天冥看出門道:“你心里不痛快?!?br />
    “恩?!彼膊徊m,點點頭,承認了去。

    “因為夫人心里念著子睿那孩子?”他有些不解,“你的親弟弟,這吃的是哪門子醋?”

    鳳羽珩無奈苦笑,走到前面的小土包上坐了下來,這才道:“我不是吃醋,我也想子睿,如果可能,也希望他能陪在身邊。那孩子生得可愛,除了鳳家的人,誰不喜歡他呢。只是,娘親的話讓我突然認清了一個事實?!彼痤^,認真地看向玄天冥,突然說了句:“原來娘親知道,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女兒……”

    ...  神醫嫡女

    ...

    


    
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