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神醫嫡女 > 第362章 皇上息怒,別暴粗口啊!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htmzcl.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章遠就知道天武在糾結這個,可他也不敢把話說死了,只能含糊地說:“誰知道呢?!?br />
    天武不干了——“這叫什么話?你什么都不知道我還要你干什么?”

    章遠那個委屈,“圣意不能妄揣,娘娘的意思也是不能妄揣??!奴才萬一說錯了,皇上您再把奴才的耳朵給擰下來,那以后奴才可就什么都聽不見了,怎么侍候皇上??!”

    天武氣得趕人:“去去去,外頭待著去,真煩?!?br />
    章遠溜溜的就出去了。誰知剛一出大殿,就看到有一位宮女正提了個食盒往這邊走來。他還以為又是哪位娘娘來給皇上送吃的了,就想過去提點幾句先不要送了,皇上眼下這脾氣誰去招惹那就是個死。

    可他才往前迎了兩步就覺得不大對勁,那宮女根本就沒往大殿這頭兒來,而是直奔著鳳羽珩就去了。

    章遠心中一動,腳步收住,站下來仔細打量一番那宮女,就覺眼熟。直到那宮女將食盒里的點心和茶水一樣一樣地端出來擺到鳳羽珩面前時,他才恍然大悟——來了!

    當下也顧不上再看,轉身就往回奔。

    天武看他急匆匆地又跑了回來,面上還帶著驚喜,不由得神經一震,急著就問了句:“是不是那邊有動靜了?”

    章遠奔到近前點頭道:“皇上,來了!那頭兒派了宮女來給縣主送點心和茶水?!?br />
    天武十分高興,趕緊吩咐章遠:“你遠遠地看著,讓那丫頭先吃,吃差不多了再去趕人?!?br />
    章遠問他:“那縣主要跪到何時?”

    天武說:“自然是要跪到她親自來為止!”

    章遠無語,就想問,那萬一人家不來呢?你再把縣主給累著!

    可天武也是有脾氣的,他決定的事誰能改變得了。章遠看他不再說話,又去批奏折,無奈地搖了搖頭,出了大殿去。

    而這時,給鳳羽珩送來東西的小宮女正在同她說:“不就是打傷個皇子么,又沒打死,皇上罰你真是吃飽了撐的?!?br />
    鳳瑾元在邊上聽不下去了,開口道:“大膽宮婢,誰給你的膽子這樣說圣上?”

    那宮女一點都不怕鳳瑾元,從容地道:“云妃娘娘。剛剛的話是云妃娘娘親口說的,奴婢不過是應娘娘的吩咐來跟縣主轉述。鳳相若是聽不慣大可以不聽,或者您可以到皇上面前去告娘娘的狀,但奴婢必須得提醒鳳大人,這樣的罵,沒準兒皇上很是愛聽呢?!?br />
    鳳羽珩端起茶水遞到鳳瑾元面前:“父親要不要喝一口?”

    鳳瑾元別過頭去不想理她,鳳羽珩也不再問,自顧地喝茶水吃點心,一邊吃一邊看著乾坤殿門口站著的章遠。

    那宮女說:“縣主您就安心的吃,娘娘說了,下午打架本就消耗體力,晚上又來宮里跪著,飯都沒吃怎么行。這些點心就是給您墊墊肚子,一會兒小廚房給您做再多好吃的?!?br />
    鳳瑾元聽著汗都冒了出來,云妃,天底下也就只有一個云妃敢這么干。

    不過鳳羽珩卻拒絕了后續的示好,只跟那小宮女道:“替我謝謝母妃的好意,我吃些點心就行了,別的到不用,多少也得給父皇留點面子?!?br />
    那宮女點頭,“好,那奴婢一會兒就去跟娘娘說?!?br />
    鳳羽珩笑著看向盤子里最后一塊兒點心,開口道:“不用一會兒,現在就有人來趕你了?!?br />
    話音剛落,就見那章遠一臉不樂意地沖了過來:“干什么呢?這里是乾坤殿!跪在這里就相當于自認有罪,誰見過罪人還能吃東西的?快回去快回去!”

    那宮女根本也不怕章遠這幾嗓子吆喝,不緊不慢地收拾食盒,又看著鳳羽珩把最后一塊兒點心也吃了下去,還問了句:“縣主,好不好吃?”

    鳳羽珩點頭。

    “好吃就對了?!蹦菍m女故意揚聲道:“這可是咱們云妃娘娘親手做的點心,原本這里還有一盤是要送給皇上的,不過章公公趕得這樣急,鳳相大人又這么不待見,那奴婢就只能回去了?!痹捳f完,提著食盒就走了。

    章遠一愣,還有給皇上的?云妃親手做的?

    這一回,輪到他冒冷汗了。

    完了,云妃千萬難得一回做吃的給皇上帶份兒,就這么讓他給打發回去了?這事兒要是被皇上知道了會不會打斷他的腿?

    鳳羽珩安慰他:“公公不必替父皇遺憾,雖說母妃難得親手做一回點心,更是難得給父皇也帶了份兒,但今日家父心情不好,就這么把那丫頭給趕跑了也實屬無奈,這不是公公的錯,公公寬心?!?br />
    哎?

    章遠眼一亮,這話怎么越聽越像是九皇子說的呢?濟安縣主是在給他脫罪?

    鳳瑾元蒙了,“我什么時候趕了那丫頭?分明就是章公公……”

    “父親!”鳳羽珩眼一立,“您做為一朝丞相,有沒有能力幫著父皇治理國家就不說了,是不是個敢做敢當什么玩意?”天武又怒了,“你小子再給朕說一次!”

    章遠苦著臉道:“皇上您聽錯了,奴才什么也沒說,奴才就是罵鳳相呢!”

    “哼!”他收了大怒之勢,一甩袖又回到了座椅上,“哎!”沖著章遠招了招手,把人叫到自己跟前,“你給朕分析分析,如果朕就讓濟安縣主在外頭跪上一宿,你說,翩翩會不會親自過來?”  神醫嫡女

    ...

    


    
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