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神醫嫡女 > 第259章 我把你砍了又如何?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htmzcl.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王林告訴鳳羽珩:“年下了,咱們百草堂隔壁那間小飯莊的東家要回老家去了,說是過了年就不想再回京城。.yankuai.小的是想跟東家請示下,看能不能把那飯莊給買下來,咱們改成藥膳鋪子如何?”

    鳳羽珩眼一亮,“王林,你這想法真是不錯?!?br />
    “東家的意思同意了?”

    鳳羽珩說:“買下來是沒問題,開藥膳鋪子的主意也甚是好。但這鋪子不能說開就開,你得拿出些成熟的想法來?!?br />
    王林又道:“小的是這樣想的,因著平日里來百草堂看診抓藥的人經常會問一些藥膳的方子,有的還拿著旁的大夫給開的方子來抓藥,一來二去的人也是不少。如果咱們能自己開家藥膳鋪子,就在百草堂的隔壁,這豈不是更為方便?而且咱們配的藥膳更為穩妥,大伙兒吃著也放心。另外原有的廚子和伙計也可以留下,什么都是現成的?!?br />
    鳳羽珩思量了一會兒,道:“那家飯莊我到是也看過,地方不大,但做藥膳是夠的。我建議只做粥類,不做別的,每日不要多,只開半天。還有,你得考慮下那些想要補身子又不方便出來吃飯的貴婦人和小姐,那樣的人錢多,惜命?!?br />
    黃泉都聽樂了,“小姐,您也算是官家千金?!?br />
    鳳羽珩撇嘴,“我能出來,她們能么?王林我看要不這樣,你可以把藥膳配好生食材,按份出售,讓夫人小姐們買回去自己煮粥,一小包就是一頓的,吃著也方便?!?br />
    王林連連點頭,“不瞞東家說,那飯莊的掌柜私下里和小的說過,希望咱們能把那鋪子給盤下來,他也省得再費力跟旁的人去談?!?br />
    “行,你去辦吧。我還是那句話,你得多給我留心培養著人,就像上次蕭州開百草堂一樣,說不定什么時候又要在其它的地方開,我會隨時隨地跟你要人的?!?br />
    王林道:“東家放心,我手底下帶著些人呢,別說是掌柜,就是要伙計也能抽得出來?!?br />
    鳳羽珩對王林很是滿意,這人不但忠誠,腦子也夠用,一門心思的為百草堂著想,到是讓她省去很多的心思。

    她在百草堂坐診半日,直到了晌午才又帶著黃泉離開。兩人找了個館子就準備在外頭吃點東西,店小二的飯菜才剛端上來,就看到門口蹲著個五六歲大的小孩兒,正眼巴巴地瞅著她們桌上的兩只雞腿咽口水。

    鳳羽珩最見不得這樣,跟掌柜的要了一張油紙,包了一只雞腿遞給黃泉:“給那小孩子拿去吃?!?br />
    黃泉點點頭,想了想,又把自己碗里的米飯也倒在那油紙上,連帶著一起給那孩子送去了。

    可孩子沒吃,只把紙包好揣到了懷里,又開始蹲在原地往別的桌上瞅。

    可惜,再沒有好心人愿意施舍東西給她,孩子的眼神里流露出失望來。

    鳳羽珩跟黃泉說:“你猜猜看,那孩子為什么自己不吃,要收起來?”

    黃泉想了想,道:“應該是要留給別人的,許是她的家人與她一樣流落街頭,她想多要一些飯菜帶回去一起吃?!?br />
    “可她不是叫花子?!兵P羽珩指了指那孩子,又道:“她雖然穿得破舊,但也只是破和舊而已,并不臟。你看那衣裳,顏色的確是褪得不行,卻明顯是洗過很多次。你想想街上那些叫花子的臉和頭,再看看這丫頭的臉和頭,哪里有臟?”

    黃泉這才注意到這些細節,再想想,“小姐說得對,如果是個又臟又臭的叫花子,店小二早就去趕人了,哪能容得她在門口蹲那么久?!?br />
    鳳羽珩一招手叫了店小二過來,同她說:“把雞腿再拿五只來,另外再把你們的好菜多添幾盤?!?br />
    小二乍舌,“兩位吃得了那么多?”

    黃泉一拍桌子——“讓你去你就去,吃不完我們打包帶走??!咱們是覺著你店里的東西好吃,這才多點一些的?!?br />
    小二趕緊陪著笑,一邊謝她們能愛吃店里的菜,一邊忙著去吩咐后廚了。

    就聽黃泉又喊了聲:“米飯再給我拿一碗??!”

    “好勒!”

    鳳羽珩囑咐黃泉:“先啃雞腿,咱們快吃,吃完了跟我去個地方?!?br />
    小二很快把黃泉的米飯端了上來,兩人開始悶頭吃飯。等新做的菜端上來之后,她們都吃完了。

    黃泉直接吩咐店小二打包,鳳羽珩又另外叫了好多米飯一并裝著。

    店小二都糊涂了,他們店里的菜什么時候這樣招人喜歡了?看那位清秀的小公子連米飯都很喜歡,直接裝了整整一鍋。

    鳳羽珩看出他的疑惑,也懶得解釋,直接扔了一錠整銀過去,成功地堵上了小二的嘴。

    兩人出門,帶著打包的飯菜上了馬車,直到馬車已經行過一條街,鳳羽珩這才叫車夫停下來,然后對黃泉道:“你回去,把那小姑娘帶到車上來?!?br />
    黃泉知她心意,趕緊就下了車,快步往回走。

    沒多一會兒的工夫,那個在館子門口蹲著的可憐小孩就被帶上了馬車。

    小女孩有些害怕,看著鳳羽珩和黃泉不知道該說什么,想了想,竟是跪下來給她們磕了個頭,然后才怯生生地開口道:“謝謝兩位恩人的雞腿和米飯?!闭f著話,鼻子就吸了吸,車廂里飯菜的香味陣陣傳來,饞得小姑娘差點就沒流出口水。

    黃泉笑著摸了摸她的頭,“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答:“我叫水靈?!?br />
    “水靈?!兵P羽珩偏頭問她:“你每天都蹲在館子門口等著人家主動給你吃的?”

    水靈點頭:“恩?!?br />
    黃泉就不明白了,“為什么不主動去跟人要?”

    水靈說:“那樣我就成了要飯的了,可是水靈不想當要飯的?!?br />
    “為何?”鳳羽珩亦有些奇怪,“你這樣等著人主動給,和你自己開口要,又有什么區別?”

    水靈又說:“有區別。人家主動給,就不算我要的,就不會被算成叫花子。在這條街上,叫花子也是有人管的,要來的東西自己不能吃,更不可以帶到別的自己去,必須得拿到統一的地方交給上頭的人分派?!?br />
    鳳羽珩懂了,這是叫花子團伙。

    “那你的東西是要帶回去給誰的?”她又問。

    “給好多人?!彼`低下頭,有些哽咽道:“我們住的地方有好多和我一樣無父無母的孩子,有兩個姐姐在照顧我們。以前有人給送吃的,后來就不再送了,我們餓,所以才出來等著別人給?!?br />
    鳳羽珩心思一動,這似乎就是她想要的結果。于是對那孩子說:“帶我去你們住的地方,我打包的這些飯菜就是要給你們的?!?br />
    “真的?”水靈張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

    鳳羽珩點頭,“真的,去跟車夫伯伯說了地址,我們現在就去?!?br />
    如果沒猜錯,這孩子所在的地方應該是一種類似于孤兒院的存在,鳳羽珩也是在館子里吃飯時突奇想,如果能讓她接濟一家孤兒院,她便可以把這些孩子栽培起來,她行醫...

    需要人手,情報網絡也需要人手。在這樣信息交通都不達的時代,人,實在是太重要了。

    馬車行了小半個時辰,總算是在城北的一處院落門前停了下來。

    這院落不新不舊,很大,應該是某個大戶人家遺留下來的。

    水靈拉著黃泉的手說:“就是這里了,哥哥姐姐,快請進來?!?br />
    鳳羽珩穿著男裝,自然是被叫成哥哥。她也不解釋,跟著水靈就進了院兒。身后車夫亦忙著把車廂里的飯菜都提了下來,分做兩趟送了進去。

    鳳羽珩進去時,院子里正有幾個跟水靈差不多一般大的孩子在抱著水盆洗衣裳,兩個年長些的姑娘一件一件地往高繩上搭。

    那兩個姑娘看起來也不過十五六歲的模樣,長得不算漂亮,卻也稱得起一句秀氣,衣裙都舊得褪了色,也同樣洗得干干凈凈。

    冬日里冷,洗衣裳的小孩凍得小手通紅,洗一會兒就要停下來搓搓,有的甚至都生了凍瘡,卻也忍著痛繼續往水里伸。

    水靈回來時,院里的小孩先是滿帶希望地向她看過來,然后又現跟在她身后的一位年輕公子和小姐,不由得愣了下來。

    晾衣裳的姑娘覺出氣氛似有異常,趕緊繞到前面來看,一看之下也有些意外,怔怔地問去:“二位來此,可是有事?”

    鳳羽珩笑了笑,主動上前一步,“這位姑娘,有禮?!彼辛藗€拱手禮,到也真像是一位翩翩公子,惹得那姑娘趕緊俯身還起禮來。就聽她又說:“我們在館子里吃飯的時候遇到水靈,聽她說了你們的情況,便打包了一些飯菜回來,也不知道你們這里有多少人,夠不夠吃?!?br />
    一聽說有飯菜,孩子們眼睛都亮了,接二連三地有人從院子的四面八方跑出來。鳳羽珩打眼看去,至少也有近三十號人。

    “看來還真的不夠了?!彼嘈?,從袖口里摸出兩錠銀子交給車夫,“你去找個就近的館子,讓他們做些吃送到這里來,就照著這些孩子的份量做,如果能把晚上一頓也帶出來更好?!?br />
    車夫點點頭,沒說什么,匆匆走了。

    水靈開心地跳了起來,拉著兩個長年的姑娘給她介紹:“這位是扶桑姐姐,這位是天冬姐姐,我們平日里都靠兩位姐姐照顧著,這位……”她想給扶桑和天冬介紹鳳羽珩,卻現自己根本不知道鳳羽珩是誰。

    黃泉主動開口道:“這位是我家少爺,也是百草堂的坐診大夫樂無憂。我是她的丫鬟,我叫黃泉?!?br />
    鳳羽珩對這樣的介紹很是滿意。

    百草堂的名氣太大了,扶桑和天冬一聽說是百草堂的坐診大夫,一下子開心起來,連連向鳳羽珩行禮,就聽扶桑道:“久仰無憂公子大名,公子今日能來到這里已經是咱們的福氣,又花銀子給孩子們準備飯菜,這真是……”

    “真是太好了呢!”有小孩子叫喊起來,紛紛上前圍住鳳羽珩。

    可還不等鳳羽珩跟孩子們說上幾句,就見剛剛離開去買飯菜的車夫又回了來,面色憂慮地道:“主子,外頭來了一隊官兵!”

    剛說完,就聽院大門砰地一聲被人從外撞開,一隊官兵立時涌了進來!

    第259章我把你砍了又如何?

    扶桑與天冬二人第一時間沖上前將孩子們護在身后,可孩子太多了,就憑她二人又怎么能護得住。

    只聽扶桑不停地大聲喊——“都到后面去!快點,到我后面!”

    可惜躲到后面去也沒用,官兵們進了院子就開始四散開來,直接把院子里的人都團團圍住,包括鳳羽珩和黃泉還有他們的車夫。

    只是她們三人卻并未見緊張害怕,到是有幾分挑釁地看著這一幕,那車夫甚至一張雙臂護住了幾個孩子,大聲地告訴他們:“別慌,不要害怕!”

    可孩子們又怎么能不怕,膽小的女孩甚至都哭了起來。

    就聽為一個官兵道:“哭什么哭!把嘴都給我閉上!”那孩子立即被嚇得不敢出動靜了。那人又看了一眼扶桑,惡狠狠地道:“扶桑姑娘,今日還是要與我等抗衡嗎?”

    扶桑也急得快要哭了,“這位大哥,我求求你,好歹讓我們住過這一冬天,等開了春我們一定搬?!?br />
    “不行!”官兵大手一揮,“今天必須搬!馬上就得搬!”說完又沖著手下人一指:“還愣著干什么?去各個屋里瞅一圈,把她們的東西都給我扔出府門去!”

    “不要??!”扶桑幾步上前,“撲通”一下就給那人跪下了,“官差大哥,我求求你,就讓我們住一冬天吧!外頭那么冷,孩子們會凍死的呀!”

    “他們死不死與我有何關系?”那官差眉毛一立,一把就將扶桑推了個跟頭,“你們就是都凍死我也不管!這院子如今已經被賣給府衙,京兆尹大人說了,今日必須要把你們趕走,這院子也要鏟平再蓋新房。扶桑姑娘,你已經拖了十日,今日再不走,就別怪我不客氣!”

    “你要干什么?”天冬眼瞅著有一部份官差已經抽了刀出來,嚇得大叫。

    “干什么?哼!你們不過是一群連戶籍都沒有的孤兒,我就是把你們都給殺了,也沒人追究!是走還是死,你們自己選吧!”

    一句死,嚇傻了滿院的孩子,就連扶桑和天冬都開始哆嗦了。

    黃泉實在看不下去那官差的囂張樣兒,一翻手,也不知道從袖子里取了個什么東西出來,嗖地一下就朝那人扔了去。

    那本來還耀武揚威的人突然被打了腦門,疼得他一屁股坐到地上,腦門子一片鮮血就流了下來。

    “什么人?”他大驚,直瞪向黃泉,這才現院子里居然還有幾個眼生的人,不由得怪叫起來:“你們是什么人?居然敢打我?”

    黃泉樂了,“打你?我就是把你給砍了,你去問問你們那京兆尹大人,他敢不敢說個不字?”

    那人也是在場面上走慣了的人,一聽黃泉口氣如此大,便知定是有些來頭??伤吘故莻€丫鬟的打扮,那么給她作主的一定就是后頭那位小公子??墒撬磥砜慈?,卻怎么也想不出來這小公子是誰。

    官兵們見到自家頭兒被打了,紛紛圍了一上來,就見那被打的人突然沖著一個方向大喊:“你們還等什么?這里有人襲打官差,還不把她給抓起來!”

    人們這才現,原來在院兒門口還站著一隊人。這隊人跟先進來的官差不同,一個個鎧甲在身長槍在手,竟是將士打扮。

    黃泉都氣樂了,“趕走幾個孤兒,連兵將都請來了?”

    后進來的將士還算客氣,并沒有不分黑白地就護著官差,其中有個將領模樣的人站上前來,沖著扶桑和天冬一抱拳,道:“兩位姑娘,這家的家主的確是把房子賣人了衙門,衙門來收房也是應該的。在下知道你們冬日凄苦,可是官府衙門照章辦事,也沒有錯?!?br />
    扶桑不解:“都說府衙是老百姓的父母官,可子女們挨餓受凍他不管,現在連間屋子都舍不得給子女住嗎?這位大人,您看看,孩子們才多大?她們要是在外頭凍...

    上一宿,您認為第二天早上還能活著幾個?”

    那人也是一臉無奈,“姑娘說的是事實,可衙門握有地契,要收院子也沒有錯,這事兒要是深究起來,不占理的是你們?!?br />
    “可……”扶桑不知道還能再說什么了,沒錯,她們是不占理,但這些孩子怎么辦?真的就眼睜睜地看著她們凍死嗎?

    “搬吧?!焙鋈灰粋€聲音揚起,清清脆脆,淡定自然。

    眾人扭頭去看,竟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公子。

    扶桑沒想到原本還視為恩人的公子居然此時幫著官兵說話,一時間氣從心來,不由得怒聲道:“我們要是有地方搬,怎么可能賴在這里?”

    鳳羽珩沖她笑笑,“莫急,我是說,你去收拾東西,收拾完了就帶上孩子們一起走,我給你們安排住處?!?br />
    扶桑一下又愣了,半晌才怔怔地問:“公子是說真的?”

    她點頭,“真的??烊グ??!?br />
    她沒再多話,轉身帶著黃泉和車夫就出了院門。

    就聽那個被黃泉打了的人在后頭喊:“你們給我站??!打了人還想跑?快給我攔下!”

    而后進來那將士卻先攔了他:“你們是來收房子的,不是來打架的!”

    外頭,鳳羽珩一行沒上馬車,就站在車前對黃泉道:“你把后來說話那人給我叫過來?!?br />
    黃泉點頭離開,不多時,那將士就站到了鳳羽珩面前。

    他不知道這個小公子叫自己是做什么,剛才聽這小公子也沒說兩句話,可是多少次都趕不走的那群孩子竟真的開始收拾東西了。

    “多謝公子仗義相助,既給了那些孩子住處,又讓咱們把差事辦了?!?br />
    鳳羽珩看著這人,皺眉問他:“你是不是也跟那府衙的官差一樣,覺得只要差事辦妥,孩子們是死是活都無所謂?”

    那人拼命搖頭,“不是不是,我不是這樣想的。那些孩子實在是可憐,都是孤兒,原本這院子的主人是資助著的,可后來也不知為何那家人舉家搬離了京城,后來就連院子也都賣給衙門了。說句不好聽的,這群孤兒就像是被人遺棄貓狗,平日里就靠著幫左鄰右舍洗幾件衣裳換點吃的,聽說還經常吃不飽?!?br />
    “你可憐她們?”

    “是?!蹦菍⑹奎c頭,可也無奈地道:“但是可憐又有什么辦法?以我一人之力根本管不了這個閑事?!彼滞P羽珩面上看了幾眼,總覺得這個小公子有幾分面熟,卻又實在是想不起來在什么地方見到過,不由得問了句:“小公子,咱們可是在哪見過?”

    鳳羽珩沒理他這話,到是又問了句:“京兆尹的差事,你們跟著參合什么?”

    “唉!”那將士一說起這個到帶著幾分氣憤,“還不是京兆尹跟咱們的頭關系好,求著人情讓我們幫著趕人的,說是今天就拼著把人都殺了也得把院子騰出來?!?br />
    “哼?!兵P羽珩冷笑,“把人都殺了?京兆尹好大的口氣?!彼贿呎f一邊跟黃泉道,“去看看里頭收拾得怎么樣了?!?br />
    黃泉應聲而去。

    她又問那將士:“我求你一事可好?”

    將士趕緊道:“在下總覺與小公子甚是有緣,小公子又出手幫了那些孩子,想來是個心善的人。您說吧,只要在下能辦到的,必然幫忙?!?br />
    “到也不是什么大事?!彼f著便從袖子里掏出一錠銀子來,“你去雇些馬車來,要能坐得下那些孩子,我在京郊有處莊子,你隨我送她們一趟吧?!?br />
    “行!”那人二話沒說就答應了,卻沒接鳳羽珩的銀子,“公子把銀子收起來吧,在下大忙幫不上,但這點車馬費還是出得起的,就算我給孩子們做點事,也換一些心安?!?br />
    他說完,轉身就走。

    鳳羽珩也上了馬車,就等著黃泉帶著扶桑天冬還有孩子們都出來時,那人的馬車也雇到了。

    馬車共五輛,每輛里面坐五六個孩子,扶桑天冬便跟著她一起坐。

    那將士騎著馬在后頭跟著,揮手打了自己帶來的人,什么也沒說,默默地跟著鳳羽珩的車隊走。

    鳳羽珩到是輕掀了車簾,又往院子里瞅了一眼,剛好看到那被打破頭的官差也往她這邊看來。兩人四目相碰,換了她一個邪邪的笑,那官差竟憑空打了個冷顫。

    “京兆尹的手下,很好?!彼畔萝嚭熆吭谲噹?,跟黃泉道:“你說這事兒由誰來管最合適?”

    黃泉想了想,用手指比了個“七”。

    鳳羽珩點頭,“對,讓七哥來管,任誰都心服口服?!?br />
    扶桑和天冬知面前這位小公子定不是普通的富貴人家,可也不敢多問什么,坐在車里十分的拘謹。

    到是鳳羽珩主動開了口對她們道:“你們不用一直拘著,聽我說,我在京郊有處莊子,現在就接你們過去。放心,我不可以窮到要賣莊子的地步,所以你們就放心的住,就當幫我看家好了。莊里帶著田地,等到了春日里便種些吃的,多少也能自給自足?!?br />
    扶桑天冬二人感激得都不知道該什么好,只能跪下來一個勁兒地給她磕頭。

    鳳羽珩把人扶起,“適才你們與官差的交涉中,我已經大概了解了你們的處境,咱們先到莊上安頓下來,以后的事慢慢再說?!?br />
    馬車行了一個時辰,終于在京郊的一處田莊前停了下來。

    這莊子是當初玄天冥給鳳羽珩的聘禮之一,大得很,別說是三十個人,就是六十個九十個也是住得下的。

    眾人一看到這么好的莊子都傻眼了,特別是那一路護送到此的將士,隱約就覺得這莊子他好像知道是什么來頭。

    再仔細想想,又往鳳羽珩那處瞅瞅,半晌,突然大驚,差點沒從馬背上跌下來。

    只見他下了馬,飛快地向鳳羽珩跑來,到她面前直接單膝踢地行了大禮,揚聲道——“屬下王卓,叩見濟安縣主!”

    


    
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