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神醫嫡女 > 第38章 診治子睿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htmzcl.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柳園這邊一切趨向正軌,但有人得意自然就會有人失意,比如說鳳粉黛。

    雖然白天鳳羽珩剛許了她一條五寶手帕,但這丫頭就是有一顆永遠不懂得滿足的心。眼見鳳羽珩在御王府的撐腰下打了個漂亮的翻身仗,她越來越覺得自己似乎永遠都沒有出頭之日。

    在她上面,除了鳳想容之外,其余兩個姐姐,一個是鳳家嫡女,京城第一美人,一個是未來御王府的正妃,她呢?

    小姑娘撇頭瞅了瞅正在屋中描眉花眼等著鳳瑾元晚上過來的韓氏,氣就不打一處來。沖過去一把將她手中的胭脂奪下來,尖著嗓子就喊:“整天就知道打扮你自己!你就不能為我想想?”

    韓氏手一哆嗦,臉上原本時刻都掛著的媚態也漸漸褪了去。

    她這個女兒從來都是這樣,會突然之間情緒失控,沖著她發火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其實韓氏心里明白,今日被鳳羽珩這么一刺激,粉黛肯定是受不了的??墒鞘懿涣擞帜茉鯓??

    “你姨娘我就是個妾,你讓我怎么為你想?”

    “鳳沉魚的娘原本也是個妾!”粉黛始終想不明白這個事情,“為什么人家當妾都能爬上主母的位置,你就不行?如果你有人家那樣爭氣,我至于還是這府里的一個小小庶女嗎?”

    “庶女怎么了?”韓氏鳳眼一挑,“庶女也是鳳家的孩子!你父親是宰相,你縱是庶女,又有誰敢輕待了你?”

    “可是也沒人重待我!”粉黛氣呼呼地坐到椅子上,繼續沖韓氏發火,“你難道不知道老太太對我的態度嗎?你難道不知道大夫人根本就不愿意管我和想容嗎?你難道不知道鳳沉魚她根本就是掛著菩薩臉實際是豺狼心嗎?”

    韓氏嚇得趕緊上前將粉黛的嘴給捂住——“你瞎說什么?我告訴你,在這個家里誰都可以詆毀,唯獨對你那大姐姐,你死了扳倒她的心!”

    “她們都好!那我怎么辦?我怎么辦?”粉黛失控般地叫喊起來,“我也想要鳳羽珩的那些東西!你能給我找一個那樣的夫婿嗎?”

    韓氏無奈,“你才多大?還沒到說親的年齡?!?br />
    “到了就有了?”粉黛眼睛又立了起來,“每天就知道描眉花眼的勾搭父親,你勾搭出什么結果了?你有本事到是生個兒子??!原本家里只有那個不爭氣的大哥,現在鳳子?;貋砹?,咱們還有什么指望!”

    終于,鳳粉黛的話讓韓氏沉默下來。一只手輕扶到肚子上,精致的眼妝被瞬涌出來的淚糊了去。

    兒子嗎?她何嘗不想有個兒子??稍谶@個府里,只要沈氏還在,她也好,安氏也好,都別想生下兒子來。

    去年她有孕,稀里糊涂地喝了一碗保胎的藥孩子就沒了,大夫說那是個成了型的男胎。后來她暗里查出那大夫與沈氏身邊的金珍竟有往來,她與鳳瑾元說了,卻沒得到任何結果。再后來,宮里太后過壽,鳳瑾元獻上了一座翡翠觀音,聽說是沈氏的胞弟為他特地尋來的。

    沈氏總有讓鳳瑾元無法舍棄的理由,而她韓氏,除了一張已經開始枯萎的臉之外,什么都沒有。

    這一晚,鳳府注定有很多人難眠。粉黛失控,沈氏也沒好到哪去。

    御王府搬過來的那些東西沒落到她手里,她是渾身都難受。

    沉魚無奈地在旁邊勸著,可是說著說著,自己也不甘心起來:“要說別的也就算了,只是一想到那五寶……”

    沈氏怎會不明白沉魚的意思,當即便冷哼一聲:“我的沉魚是京城第一美女,五寶當然要穿在你的身上才能顯出價值?!?br />
    沉魚幽幽一聲嘆息:“可人家畢竟是未來的御王府,是皇上最寵愛的九皇子的正妃?!?br />
    “九皇子又能怎樣?”沈氏不屑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原本你父親是想要把這門親事換給你的,結果那九皇子不爭氣,自個兒傷了身子。一個子嗣都沒希望的皇子就與那把龍椅徹底絕了緣,她鳳羽珩現在再風光,將來還不是一樣見到你要磕頭請安?!?br />
    沉魚臉紅了紅,嬌柔又婉轉地叫了聲:“母親?!?br />
    沈氏這才露了笑臉,拉過沉魚的手說:“我們的沉魚要嫁就嫁未來的天子?!?br />
    “可人家愿意娶我么?畢竟我只是鳳府的繼嫡女?!?br />
    “誰敢說你是繼嫡女?”沈氏吐了一口粗氣,咬牙道:“那鳳羽珩不是還得在府中待嫁么,三年的時間可以發生很多事情了。沉魚放心,那些個衣料早晚都是你的,也只有你才配得起那樣珍貴的東西?!?br />
    沉魚沒動聲色,眼里卻閃了幾絲欣喜的光。

    柳園

    鳳羽珩睡得正香,突然就聽到有拍門的聲音傳來,時刻都保持警惕的她立時轉醒,就聽到門外忘川急切地喊著:“小姐,小姐醒了嗎?”

    她眉心微皺,心底忽悠一下,便知定是有事發生,趕緊開口道:“醒了,進來?!?br />
    忘川匆忙而入,到了近前急聲道:“小姐快去看看,睿少爺病了?!?br />
    “病了?”鳳羽珩一愣,睡前還好好的,還跑到院子里纏著黃泉玩了好半天,怎么突然就病了?

    來不及細穿衣,隨手扯了件衫罩在外面,跟著忘川往子睿的房里跑。

    她們到時,小家伙正慘白著一張臉趴在床榻上拼命嘔吐。姚氏在旁邊急得直掉眼淚,孫嬤嬤不停地幫著子睿順背,卻也沒見好轉。

    見她過來,黃泉一手端著木盆一邊對鳳羽珩說:“睿少爺是睡下之后發的病,原本我和忘川在院子里,孫嬤嬤出來叫我們,說是睿少爺睡得很不踏實,待我們再進來,少爺就開始嘔吐了?!?br />
    孫嬤嬤補充:“睡下之前就有些腹泄?!?br />
    鳳羽珩點點頭,坐到床邊伸手搭腕,不一會兒便松了口氣,“沒事?!?br />
    姚氏見鳳羽珩說沒事,也稍微安了心,又急著問:“那到底是什么???”

    鳳羽珩苦笑,“咱們在山里住了這么些年,從未沾過油腥,昨晚那些油膩的東西子睿從小到大都沒吃過,突然下了肚,引起腸胃反應,也是正常的?!?br />
    姚氏不解:“那為何我們沒有反應?咱們在山里不也沒沾過油腥嗎?”

    鳳羽珩一邊扶著子睿一邊對姚氏說:“但咱們以前在鳳府吃過??!子睿離開京城時才三歲,哪里有我們的飲食正常?!?br />
    姚氏這才明白,“那要不要請大夫?”

    鳳羽珩擺手,“這大半夜的就不折騰了,我先幫子??纯?,如果明早不好再請也不遲?!?br />
    姚氏對鳳羽珩很是相信和放心,她始終認為是鳳羽珩小時候跟著她外祖聽得多看得多,會診病是正常的。

    “孫嬤嬤服侍娘親先去休息吧?!彼孟劝讶酥ё?,“黃泉繼續在院子里守夜,忘川去燒點開水?!?br />
    姚氏雖說不想走,但看鳳羽珩目光堅定,便點點頭,帶著孫嬤嬤離開了。她知道,女兒大了,有很多事情她想要自己做主,既然這樣,她便成全女兒。

    見眾人離開,鳳羽珩這才趁子睿沒注意時輕撫腕間,將意念探入藥房。找了一圈,翻出一袋兒童用的腸胃抑菌沖劑。

    將孩子在床榻安頓好,她起身走到桌前,將沖劑倒入茶碗內,再隨手將袋子扔回藥房。

    不多會兒的工夫,忘川燒好了開水進來,她就著開水將藥沖好,待水溫后喂著子睿喝了。

    忘川看著碗中的藥湯子,吸吸鼻子,發現并沒有太重的苦味,反而有一絲甘甜在里頭。她很想問問這是什么藥,二小姐什么時候拿來的藥。但隨即想到臨出御王府時王爺的親口囑咐:“不要過于深究有關鳳二小姐的事,她做什么你們只管看著就行,不許過問,更不許對旁人說起?!蓖ū闶掌鹆撕闷嫘?,幫著鳳羽珩一起守著子睿。

    孩子喝了藥,很快便止了吐,也不再嚷著去茅房,沒多一會兒,就呼吸均勻地睡著了。

    忘川再一次暗暗感嘆那藥湯的神奇。

    鳳羽珩見她沒問,便也沒做解釋。畢竟是以后要貼身侍候自己的人,如果好奇心太重凡事都要解釋個清清楚楚,只怕她要崩潰的。

    柳園這邊折騰半宿,第二天一早,子睿生病的消息不出意外地傳到了沈氏耳朵里。

    鳳羽珩看著滿喜偷偷遞來的眼色,便知這消息是孫嬤嬤早起傳出去的。她并沒追究,沈氏昨日受了氣,這口氣總是要出來的,只怕眼下就是個突破口。她到要看看,對方是要使什么樣的手段出來。

    客卿大夫進門時,沈氏帶著安氏和韓氏都來了,就連老太太那邊都派了趙嬤嬤過來。

    沈氏一進柳園,眼睛就沒從那些箱子上移開過,貪婪盡現,想掩都掩不住。

    黃泉輕哼了一聲,大聲招呼她:“夫人請里面坐?!?br />
    沈氏厭煩地揮了揮帕子,扭動著肥圓的身體進了子睿的屋,卻只象征性地看了一眼便嫌棄地不再上前。

    韓氏向來巴結著沈氏,見她靠了后,便也跟著退到外間。

    到是安氏跟著趙嬤嬤一直湊在前頭,不時地跟大夫問上幾句。

    


    
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河南11选5开奘结果